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玄幻奇幻 > 活色生仙 > 142咱们来双修吧!

142咱们来双修吧!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活色生仙 作者:小炒肉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江九晗还真老老实实养起伤来,天材地宝跟不要灵石那么嗑,有两回林妙妙进去发现他正抱着根萝卜那么大的灵参在啃,那声音嚓嚓嚓的活像只土拨鼠。

    他啃一棵灵药就开始打坐转化灵气,吸收完了又继续啃,按大锤的说法爆灵丹对身体造成的损伤至少得半年才能恢复完全,可江九晗像是攒着股劲儿,不到俩月就恢复得七七八八了,这期间吃掉多少灵药灵丹,跟他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形象真是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林妙妙就觉得江九晗瞅她的眼神儿一天比一天绿,到后头她都不敢去他那屋了,不是在自己房间修炼就是出去闲逛,还光顾了好几次藏珍楼,贵宾等级一升再升,已经达到了最高档位。

    这天林妙妙又在外面一番买买买,回去的时候发现隔壁房间的门开着,江九晗并不在里面,要知道这段时间江九晗一直呆在屋子里就没出来过,现在是去哪儿了?

    她心里疑惑,走到池子边问无用:“你看见江九晗了么?”

    无用蹲在一块大石头上闭目养神,闻言撑开一侧眼皮道:“他刚刚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妙妙没再多问,蹲下身跟灰灰玩了一会儿,回到自己房间把刚才买的东西取出来分门别类,她虽然不爱干杂务,自己的乾坤袋却向来整理得井井有条,衣服鞋子法器什么的绝不会胡乱摆放,要多整齐有多整齐。

    她今日发现一间店铺的衣裙款式别致,忍不住买了一堆,连带肚兜亵裤都选了不少,林妙妙把衣裙整理好,再将肚兜跟亵裤按颜色花样成套搭配,正叠得认真的时候忽地耳畔响起一个声音,

    “我喜欢这件粉色的,你穿一定好看。”

    林妙妙吓了一跳,回头就看见江九晗放大的俊脸杵在旁边,她拍了拍胸口没好气地道:“要死啊你,走路也没点声音!”

    江九晗在她脸上偷了个香,笑嘻嘻地道:“是你太专注了没发现我。”

    林妙妙呼开他的脸,把肚兜和亵裤收进乾坤镯,江九晗又跟软骨头似的靠过去,对准她耳朵吹气:“你穿那件儿粉色的给我看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林妙妙被他吹得打了个哆嗦,颤声骂道:“滚蛋!”

    江九晗抱住她佯装委屈:“我好不容易休养好伤势,你就忍心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林妙妙一怔:“你的伤好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然我怎么会出去。”

    江九晗抱着她坐到床边,将她往自己腿上一放:“我刚才去见魏通他们了,处理一下这段时间堆积的事务。”

    他在林妙妙唇上亲了一下:“多谢你之前发给弟子们的符箓,如果不是那些符箓大伙儿一定撑不了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我给他们符箓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。”林妙妙直白地道。

    江九晗眼里露出点笑意,取出个乾坤袋递给她:“这是那些爆裂符大概的灵石。”

    林妙妙现在对江九晗的“大方”已经比较免疫了,她推开他的手:“不用了,那点符箓不值什么。”

    江九晗还是把灵石往她怀里塞,还贱兮兮地说:“你要是不收我就亲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妙妙翻了个白眼,一把抓过乾坤袋收好,谁料紧接着脸上就接连落下两个吻,江九晗嘿嘿笑道:“收了就亲你两下。”

    这人真是没脸没皮,林妙妙给他气笑了,抬手就去掐他的脸,江九晗顺势将她的手腕一握,一个旋身就把她按在了床上,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道:“我现在身体恢复了,咱们来双修吧!”

    林妙妙一愣,脸颊有些发红:“你这才两个月就全恢复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江九晗为了显示他身体大好,主动将林妙妙的手放到自己丹田处:“你摸摸,是不是都好了?”

    林妙妙一探,发现江九晗还真的全好了,可是看他那副嘚瑟的嘴脸,她又不想让他那么快得逞,就在江九晗开始扒她衣服的时候,林妙妙突然轻呵一声:“阿树!”

    几道绿色的藤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江九晗捆了起来,他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是一麻,然后就再也使不上力气了。

    “妙妙?你这是干嘛?”

    江九晗有点儿懵,怎么也没想到林妙妙会突然对他出手,直到林妙妙把他丢出房间,笑眯眯地说:“我今天累了要休息了,你自个儿玩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砰的关上了门,江九晗呈大字状趴在地上,过了好久四肢才恢复知觉,他悲愤地爬起来去捶林妙妙的门:“妙妙!你太狠心了!你就忍心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末了又喊:“妙妙,你对得起我啃的那么多灵药吗?”

    林妙妙在屋子里设了隔音禁制,压根儿不受影响,江九晗喊了半天没回应,只得垂头丧气地出了院子,准备去处理一下堆积的事务,好屏蔽心里的伤痛。

    他处理了几件生意上的事,大锤见他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忍不住凑过来问:“老大,你怎么了?被林姑娘甩啦?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是江九晗的拳头,屋外的弟子就看见一个胖子嗖地飞出来栽到地上,然后挂着两管鼻血又趔趔趄趄地跑进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!老大!我可是关心你,你怎么能打人呢?”

    大锤委屈地看着江九晗,用袖子抹刚才被打出来的鼻血。

    江九晗把账本往桌上狠狠一甩,目光阴森森地转过来:“你是不是嫌我打轻了?”

    大锤一看不妙,连忙狗腿地道:“老大你别生气,其实我有个好法子,可以让你跟林姑娘关系更近一步!”

    江九晗一顿,旋即用狐疑的眼神看向他:“什么法子?我可告诉你,别尽给我出馊主意。”

    大锤嘿嘿笑着凑过去:“怎么会是馊主意呢,我大锤出品必属精品,老大我跟你讲,你不是刚刚伤势复原吗?正好今儿晚上咱们就以此为由庆祝一番,林姑娘自然是要来的,我这收藏了有种酒,叫做情意绵绵,你知道是做什么的不?”

    江九晗满脸鄙夷:“少来,我才不会对妙妙使那种下三滥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大锤嚷嚷道:“老大你怎么能这么想我?我是那样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。”江九晗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大锤:“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他郁闷地又抹了把鼻血:“总之——情意绵绵这种酒并非什么不入流的东西,这种酒其实是能使人心中的感情外放出来,就比如说如果我暗恋老大你又不敢说,我要是喝了那种酒就有勇气跟你告白了,懂吗?”

    “哦,那还真够恶心的。”江九晗继续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大锤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打个比方!”大锤掏出颗止血的丹药吞下去,苦口婆心地劝道,“这酒又没什么副作用,小姑娘么总是比较害羞的,到时候让她喝上一点儿,嘿,她跟老大你不就两情相悦了么?只要过了这道坎还有什么不好说的,省的老大你整天患得患失,我这看了都着急!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跟妙妙早就两情相悦了,我现在的烦恼说了你也不懂,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!”

    江九晗把他赶出门,心里冷哼道,他跟妙妙差的是双修,哪是什么告白不告白的问题,不行,待会儿回去他一定得死缠烂打,非得磨得妙妙答应不可!

    虽说拒绝了大锤的馊主意,但江九晗痊愈这件事的确值得庆祝一番,当晚阁里的人还是聚在一起吃了顿饭,林妙妙坐在江九晗旁边,用筷子夹菜喂给灰灰吃,灰灰高兴得直甩尾巴,一个劲儿发出啾啾的愉悦叫声。

    大锤的手艺还是相当了得的,不仅菜做得好,送上来的酒也非常醇美,林妙妙一时忍不住多喝了几口,到晚宴结束的时候便有些晕乎乎的,她将灰灰和无用收回识海,撑着桌子站起来,谁料一起身更晕了,晃了两下竟一头往地上栽去。

    还好江九晗眼疾手快一把捞住她,林妙妙顺势搂住他的脖子,嘟嘟囔囔地道:“咦?江九晗你怎么变成三个了?”

    这是喝醉了,江九晗索性将她打横抱起,走路回了自己院子,一路上林妙妙非常不安分,不是拽他头发就是咬他喉结,搞得江九晗火气上涌,却又不能趁人之危,只得赶紧将她送回房间。

    他把林妙妙放到床上,刚要直起腰就听她嚷嚷着热,又说口渴,他起身去桌子旁倒茶水,拿起茶壶发现里面是空的,只得掐了个引水决往杯子里注水,等他搞定之后一转身,看清眼前的景象时眼珠子都差点儿没蹦出来!

    江九晗万万没想到,他就这么倒个水的功夫,林妙妙居然自个儿把法衣给脱了,此刻浑身上下只穿了件儿肚兜,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裸在外头,肚兜下摆堪堪只遮住双腿间的阴影,若隐若现的简直令人喷鼻血!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她还在扯肚兜的绳子,扯了几下扯不开一生气直接把肚兜从头顶掀下来,两只丰盈雪乳争先恐后弹跳出来,一时间江九晗的心脏跳得简直比那两只肉团儿还快!

    “妙、妙妙?”

    江九晗目瞪口呆地看着林妙妙,现下她已经一丝不挂,跪坐在床上醉眼迷离地四处摸索,嘴里还嘀咕道:“水…水……”

    江九晗呆了好半晌,忽觉鼻下一热,才发现自己鼻血流出来了,他赶紧替自己止血,战战兢兢地走过去把水杯递给林妙妙。林妙妙也不接,就捧着他的手喝水,咕咚咕咚几口下去一杯水喝光了才将视线移到江九晗的脸上。

    江九晗这会儿只觉口干舌燥,体内的气血翻涌得厉害,他一再告诫自己不能乘人之危,不能在妙妙喝醉了的时候对她做不道德的行为,可没想到小姑娘喝完水看了他几眼,突然笑嘻嘻地道:“咦,哪来这么好看的小哥哥呀?”

    她说着就扑了过去,一把搂住江九晗的脖子,撅着小嘴儿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,娇滴滴地说:“小哥哥,我们来做开心的事好不好?”

    温香软玉靠在怀里,女孩儿身上的香气源源不断往鼻腔里钻,江九晗整个人都傻了,他虽然天天都想跟林妙妙双修,可是从来没设想过现在这样的情况,小姑娘贴在他身上撒着娇,还邀请他做开心的事,开心的事是什么事?该不会是他想的那种事情?

    江九晗浑身肌肉绷得死紧,水杯掉到地上了都没察觉,林妙妙往他怀里蹭了蹭,胸前一对儿胖兔子就隔着衣衫在他胸口碾来碾去,江九晗头脑一热,双手下意识抱住林妙妙的腰,看着她干巴巴地道:“妙、妙妙!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林妙妙眨巴眨巴水濛濛的大眼睛,似乎是在努力辨认,片刻后她露出个娇憨的笑容:“我知道,你是江财迷!”

    然后她用力一拽就把江九晗拽倒在床上,娇小的身子往他身上一扑,欢快地喊道:“江财迷!让我看看你的大唧唧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天字多吧?本来想分两章的,后来想想还是一次放了,明天吃肉?(???)我凌晨写完了正准备上传,结果停电了!吓死我了,幸亏没丢失内容,心里惦记着刚才爬起来检查一下再更新,现在我要滚去床上了(|3[▓▓]

    201.你里面好舒服(H)

    林妙妙坐在江九晗身上,小手在他腰间一阵乱摸,光溜溜的小屁股就压在男人鼠蹊处蹭来蹭去,先前江九晗便已动了念头,现在被她这样一折腾更是气血上涌,裤裆里的物件儿又硬又胀,虎视眈眈地抵在少女的花谷上。

    林妙妙在江九晗腰间一阵摸索,怎么也解不开他的腰带,男人胯间那根大棒子就隔着衣料往她腿心戳来戳去,没几下就把小穴戳得湿漉漉的,透明的花露从穴嘴儿里渗出来,透过布料直浸到肉棒上,把江九晗刺激得眼睛都绿了。

    他可再忍不了这样的折磨,自己伸手把腰带抽开,飞快除去上衣,抱住小姑娘往床铺里侧一滚,对准她的小嘴儿就啃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妙妙被他一个饿虎扑羊压在下头,才刚惊呼出声就被男人封住了嘴,这段时日江九晗已经把吻技练得十分娴熟,双唇一吮舌尖一勾,立时就把林妙妙亲得娇哼起来。

    他边亲林妙妙边握住两团雪乳揉弄,少女的肌肤比丝绸还要细滑,江九晗只觉得掌心酥了一片,那触感沿着手掌转化为热意直往小腹蹿,引得他越发口干舌燥起来。

    他松开林妙妙的唇,一路辗转往下来至胸前,将两颗小奶头轮流纳入口中吮吸,把小姑娘吃得娇吟不止,两条玉腿交叠着不住磨蹭,花穴间已是湿得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江九晗下腹胀得发痛,吃了会儿小奶头便直奔主题,他直起上半身,双手抓住林妙妙的膝盖往两边分开,女孩儿最最娇嫩的地方终于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白嫩的花户饱满光洁,上头寸草不生,中间一道浅粉细缝紧紧闭合,唯独正当中微微隙开条口子,像是张小嘴儿般一张一合,透明的花液从里面缓缓渗出,染得穴口周围湿漉漉的,泛着诱人的晶莹水光。

    江九晗看得痴了,这是他头一回看见少女最私密的部位,那股甜腻的香气源源不断钻入鼻腔,他喉头发干,下腹愈发紧绷,肿胀的欲茎上青筋节节突起,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得到纾解。

    可是正当这个时候江九晗却犯了懵,他伤势刚好,还没来得及去研习双修之术,这会儿看着少女诱人的胴体却不知该如何进行下一步,就杵在那儿盯着林妙妙的小花穴干瞪眼。

    这下林妙妙不乐意了,撩得她欲火焚身这人却在关键时刻掉链子,她双腿往江九晗腰上一盘,伸手拨开两片蚌肉对着他娇声喊道:“快进来呀~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动作,花户中的美景更加清晰地呈现在江九晗眼前,包括肉缝里那颗晶莹剔透的小嫩芽,以及还在不断吐露的穴嘴儿,江九晗脑中嗡的一声,再也克制不住,握住肉茎便要往小穴里头塞。

    虽然看准了穴口,但江九晗试了好几次才成功把顶端给塞进去,刚一进去他就闷哼出声,濡湿的花穴真就像一张小口似的含住他的菇头温柔吮吸,嫩肉拂过铃口带来的刺激简直要令人发狂。他咬紧牙关,努力克制住射精的冲动将分身一寸寸向内推进,随着逐渐的深入,花穴内的媚肉全都缠了上来,将肉茎包裹住挤压碾磨,既往内拖又向外推,仿佛千万张小嘴在上头啄吻,刺激得江九晗脊椎骨都开始阵阵发麻。

    “啊…呜呀……”

    林妙妙被他插得浑身发颤,敏感的小穴被巨物一点点撑开,龟棱在肉壁上刮出无数细碎的电流,男人的鸡巴又烫又硬,插进来的时候甚至可以清晰感受到其上虬结的青筋。

    他插进一截又往外退出,然后继续向内深入,反复数次终于全根没入,江九晗大大喘了口气,托住小姑娘的屁股便开始抽插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啊……呀….太、太快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一开干便又急又快,窄腰飞速挺动,将花穴插得淫水四溅,江九晗头一回开荤,只觉得小肉穴里头又紧又湿,爽得他头皮都在发麻,他俯下身去吻林妙妙的脸,低喘着喊她:“妙妙,妙妙…你里面好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他那根物件尺寸相当可观,一点儿也不比林妙妙其他男人逊色,菇头部分尤其大,使得肉冠边沿的棱角格外明显,每回向外退出去的时候都勾得林妙妙浑身哆嗦,才被干了几十下就尖叫着泄了身,温热的花液兜头浇在肉茎上,这一下把江九晗也刺激得交代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呼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江九晗趴在林妙妙身上喘气,刚射精那会儿的失神很快过去,他撑起上半身,看着小姑娘潮红的双颊和水汽朦胧的眼睛,忍不住在她唇上舔了一下,哑着嗓子问:“我刚才是不是太快了?”

    林妙妙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,也没听清楚他在问什么,只哼唧了几声,那声音又娇又软,跟浸着蜜似的,江九晗下腹一紧,才刚软下去的那话儿居然又精神起来,和着精液把林妙妙的小肚子撑出一个明显的弧度,她难受地蹬了蹬腿,娇声娇气地喊:“胀……”

    江九晗已经成功交出自己的元阳,这会儿也不算是完全的新手了,他缓缓抽动分身,吮着小姑娘的耳朵问她:“哪儿胀?”

    “呜啊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他动得很慢,肉冠在小穴里刮来刮去,把林妙妙弄得声音都带起了哭腔,她抱住江九晗的脖子,抽抽搭搭地说:“呜嗯…肚子…肚子胀……”

    这模样太娇了,娇得江九晗心口发烫,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温柔乡,英雄冢,此刻能把心爱的小姑娘抱在怀里,下一刻就算死掉也没有半点遗憾了。

    他用力吻住她的唇,下身陡然加快速度,胯部撞击在花户上啪啪作响,将软嫩的小穴干得淫液四溢,粗长的性器跟打桩似的一下比一下插得狠,直把小姑娘肏得浑身发抖,泪珠终于控制不住从眼眶中滚落出来,被江九晗舔进嘴里,又咸又热,简直要把他的心都给熨化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不要了…江九晗……”

    短暂的初次之后便是惊人的持久,林妙妙被他压在身下,两条小细腿不住扑腾,却抵不住男人越来越生猛的攻势,他就像是找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儿,将她从头到脚亲了个遍,然后又压着她继续深入浅出,只恨不得把她揉碎了吞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林妙妙本就喝了酒,被他这样不知疲倦的探索终是撑不住了,在最后一丝意识抽离之前,她还听见江九晗在呼哧呼哧地说:“妙妙喊我名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王、王八蛋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看着昏睡过去的林妙妙,江九晗沉思片刻:……哎呀妙妙晕过去了,要跟我双修才能醒来!

    小江子太不容易了,终于被妙妙给开苞了!

    江九晗:我是一朵娇花,今天终于被人给采了(21●0766`●21)02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