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玄幻奇幻 > 活色生仙 > 她种大的白菜

她种大的白菜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幻光森林深处,某个水潭边落有两道交叠的人影,少女衣襟大敞,露出胸前一双雪白酥乳,而那名少年正埋首在她胸前肆意轻薄,少女的胸口与脖颈全是他留下的印记,甚至于双峰顶端那两颗樱珠都已经被吮得红肿不堪。

    她已经差不多失去了意识,只软软靠在岸边,无意识地从嘴里发出细弱的呻吟,那声音又软又轻,跟幼兽似的,听起来可怜又可爱,青羽口中含着软嫩的乳肉,眸色几经转换,最后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,猛地将头埋在少女颈窝,大口大口喘起气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,埋在林妙妙身上的少年才重新动了动,他缓缓抬起头,双目中的赤色比先前消退了许多,只是从挂在额角的密集汗珠能看出来,他此刻也并不见得轻松。

    青羽深呼吸数次,用略有些发颤的手取出一粒丹药塞入口中,片刻后他的神色松缓了些,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再看向已然半昏迷的林妙妙时眸色又是一暗,随即飞快移开视线,伸手将她的衣襟重新归拢,抱着她踏上岸边。

    他施了个术法使两人的衣衫恢复干爽,只是林妙妙的衣服还皱巴巴的,显见之前受到了怎样的对待,青羽取出一枚飞舟将她放上去,正要离开余光又瞥见先前被他扔在地上的肚兜,他顿了顿,走过去将肚兜捡起来,看了林妙妙片刻,到底是将肚兜收回储物袋,跳上飞舟往回飞去。

    林妙妙这一觉睡得还挺香,并且做了个十分香艳的梦,梦里她被青羽压在身下这样那样,即便她说不要了青羽也没放过她,把她欺负得嘤嘤直哭,到后头林妙妙醒来的时候还在迷迷糊糊地咂嘴,小声哼哼着:“青羽…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过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,眨巴眨巴眼翻了个身继续回味梦里的情景,她在幻境里都素了八年了,作为一个开过荤的姑娘,说没想过点儿啥那是不可能的,不过往常她梦里都是师父七鵺他们几个轮流出现,梦见青羽还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还别说,青羽在梦里还挺得劲的,林妙妙两条腿夹住被子蹭了蹭,小脸热热的,唉,她可是看着青羽长大的,怎么能对他有那种非分之想呢?

    不过这棵小白菜是越来越水灵了,以后还不知道便宜了哪个女孩子呢,林妙妙突然有些不爽,她种大的白菜,怎么能落了外人的田?譬如那个嚣张得不行的崔玲玲,她居然敢在湖里暗算她,还抢她的鳞片,简直卑劣无耻!

    湖里?

    等等,昨天后来怎么样了?

    林妙妙蹙起眉,仔细回想昨天她被崔玲玲阴过之后的事情,思绪从她削幻月蛟指甲开始,发生过的一幕幕如走马灯般在她脑海中变换,到后来青羽带着她从另一条路逃走,在岸边压着她亲的时候,林妙妙脸色一变,大惊道:“哎呀!我真的把他拱了?”

    喊完她又觉得不对,努力想了半晌,记忆在青羽亲她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,林妙妙伸手在身上摸了摸,忽觉不对,把衣襟扯开一看,里头空荡荡的,原本穿着的肚兜不翼而飞,一对儿兔子上也全是深深浅浅的吻痕,甚至在左侧小奶尖儿周围还有圈淡淡的牙印。

    林妙妙面上一红,摸了摸发烫的脸颊,真没想到青羽这小子看起来面瘫又冷淡,在这种事上还挺狂放的嘛……

    不对,这个不是重点,林妙妙解开腰带把裤子脱下去,埋头往腿心瞅了瞅,那儿光洁白嫩,一点儿痕迹都没有,她也感觉不到下身有任何异样,这是…难道他们俩没做?

    林妙妙这下有些迷糊了,努力想了半天得出个结论,昨天青羽虽然一时兽性大发,但只对着她的上半身这样那样一番就打住了,没有再进行下去,想到这里林妙妙心里感觉怪怪的,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,她抠着被子想,这小子都那样了还能忍得住,莫非是她太没魅力?

    不,不可能,这不可能是她的问题,林妙妙把衣服脱了,绕到屏风后面在浴桶里泡了个热水澡,洗完后换了套新衣裳,在这过程中她已经想通了,一定是青羽后来觉得自己太孟浪才及时刹了车,这样一想就解释得通了。

    想明白的林妙妙心里还有点儿美滋滋的,哎呀看来自己种出来的白菜还是得自己拱了,她把头发一左一右扎成两个包包头,还往上面插了根发簪,觉得自己美极了才站起身,推门出去直接到隔壁敲青羽的门。

    “青羽,青羽。”

    敲了几下门没动静,林妙妙用神识一扫才发现青羽不在,她嘟囔了一句这人去哪儿了,索性把剑阵掏出来开始练习控剑。

    这一练就练到黄昏,看着渐渐昏暗下去的天色,林妙妙往天边看了看,自言自语道:“这人去哪儿了,怎么这么晚都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林妙妙(吸一口烟):想当年我也是快涝死的人,现在怎么就落到这样的境地?

    江九晗:康康我!妙妙你康康我!

    240.你不管我啦?&amp;lt;活色生仙(NP)(小炒肉)|臉紅心跳

    ρ◥〇①⒏..℃OM/8018270

    240.你不管我啦?

    夜半时分,藏剑峰轻鸣院中落下一道人影,这是名十六七岁的少年,他身量颀长,一头青丝用发带绑在脑后,露出一张清冷的俊秀脸庞。少年将灵剑收起,向自己房间走了两步又停下,目光在隔壁房门上停留片刻,正要将视线收回,门却吱呀一声开了,林妙妙从里面走出来,三步并做两步蹦到他身边,用抱怨的语气道:“你怎么才回来呀?今天都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青羽身形一顿,握住灵剑的手倏地握紧,他别开视线,语气冷淡地道:“我去练剑了。”

    林妙妙没听出他的冷淡,因为他惯常是这副调调,只噘着嘴道:“练剑你怎么不带我呀?我不也要练习剑阵吗?”

    青羽的手紧了紧,声音有些干涩:“我在万剑塔练剑,你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万剑塔是玄云宗老祖五千年前留在藏剑峰的仙器,只有峰主亲传弟子才能入内修炼,普通的内门弟子是没资格进入的,至于林妙妙这样的记名弟子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破地方,我还不稀罕去呢。”

    林妙妙不高兴地撇撇嘴,正想再跟他说话,青羽却垂下眸子道:“我还要修炼,你也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就要进屋,林妙妙赶紧喊道:“欸,你等等!”

    青羽脚下一停,林妙妙在后头背着手用脚尖戳了戳地面,有些别扭地问:“昨日你什么时候把我送回来的?”

    青羽背对着她默了半晌,哑声道:“抱歉,昨日是我没克制住蛟龙血。”

    林妙妙这才想起来他之前在水里的异样,这么说原来他昨天的失控全是因为蛟龙血,难怪呢,她就说青羽这副冷冷淡淡的样子怎么会突然对她做出那样的举动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,过了会儿林妙妙才小声嘟囔:“算啦,你也不是故意的嘛。”

    她想起崔玲玲的事,正要跟他告状,谁知青羽却一副不想和她多聊的样子,丢下一句“那我先去修炼了。”便进了屋。

    看见房门在自己面前关上,林妙妙呆了好半晌,这人就这么急着修炼?连话都不乐意跟她多说一会儿?

    还是他伤势没完全恢复,需要回去疗伤?

    那也不对呀,没恢复的话干么还去万剑塔练剑?

    林妙妙一头雾水,想了半晌忽地灵光一现,嗨呀,她就说哪里不对劲,这小子一定是害羞了,所以才躲着她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她忍不住弯了弯眼睛,没想到青羽平日冷冰冰的居然还会害羞,算了,今天就先不打扰他了,明天再跟他说话吧。

    林妙妙蹦跶着回了房间,隔壁房中盘腿坐在蒲团上的青羽缓缓睁开眼,一双灰眸沉寂如水,只默默地盯着地面不语,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吐出一口浊气,按捺下烦乱的心绪,重新阖上眼开始潜心修炼。

    因为宗门大比临近,林妙妙最近修炼倒是认真,晚上也没睡觉,就打了一夜的坐,到早上天亮时隐约听见隔壁的开门声,接着院子里就响起了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昨日怎么不回我的信儿?对了,这是幻月蛟的蜕皮。”

    萧飞屿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块布满鳞片的蜕皮,还有一根长长的指甲,青羽接过那块蜕皮,却没要指甲。

    “我有指甲了,你拿回去吧。”他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弄到的?对了那天你是怎么回事啊?怎地突然就跑了,幸亏那头幻月蛟后来开始蜕皮无暇再顾及我,不然我怕是要被它打得吐血。”萧飞屿抱怨道。

    青羽默了默没回答,只道:“你还有事没有?没有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萧飞屿:“我专程给你送东西过来,你就不能留我坐会儿?”

    青羽一脸冷漠:“大比在即,师兄不回去好好修炼?要是没能夺魁又要被师父责罚了。”

    萧飞屿:“………算你狠!”

    他正要离开,突然看见青羽身后的门开了,一个留着两只包包头的小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,萧飞屿一乐:“咦,乖徒弟你起来了?”

    萧飞屿还是那副不大正经的样子,开口就叫乖徒弟,林妙妙白了他一眼:“谁是你徒弟?”

    萧飞屿笑嘻嘻的:“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。”青羽突然出声打断二人对话,看着萧飞屿冷冷地道,“师兄无事的话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冲他做鬼脸的林妙妙,萧飞屿还有些不想走,被青羽冷冰冰一眼扫来,他只得依依不舍地道:“好吧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对林妙妙道:“乖徒弟,我先走了啊,回头见!”

    林妙妙都不稀得搭理他,看他飞走了,几步蹦到青羽面前:“咱们今天去哪儿修炼呀?”

    少年表情一顿,片刻后道:“我今日也要去万剑塔,你…你自己修炼吧。”

    林妙妙睁大眼:“你怎么又要去万剑塔啊?你不管我啦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已经掌握了剑阵的诀窍,我再教不了你什么了。”青羽喉咙有些发涩,视线始终停留在地面。

    林妙妙非常不满:“什么呀,我一个人修炼多无聊?咱们还像之前那样一起修炼多好?”

    青羽后退一步,声音干哑地道:“我需要在宗门大比中取个好名次,万剑塔更适合修炼一些,我…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便御风向空中飞去,出了院子才将灵剑取出改为御剑,看他匆忙离去的背影,林妙妙有些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搞什么?至于那么急吗?这人该不会是存心躲着她吧?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日青羽都早出晚归,甚至有一天晚上还没回来,林妙妙已经可以笃定他是专程躲着她了,她先前还以为他是因为发生了那件事不好意思来着,可是后来也慢慢觉出不对来,就算是不好意思,都这么多天了那也应该自然些了啊,怎么现在连人影儿都见不到一个了呢?

    林妙妙心里不开心,对修炼也没了兴致,这天她打算找佟仙儿去镇上散散心,刚飞出藏剑峰迎头就撞上了萧飞屿,萧飞屿一看见她立刻靠过来乐呵呵地道:“乖徒弟,这几天有没有好好修炼啊?”

    林妙妙瞪他一眼:“说了不许叫我徒弟!”

    他已经逗过她好几回,再逗就怕过了,萧飞屿见好就收:“好好,不叫不叫,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啊?”

    他肯好好说话,林妙妙也没有不理睬的道理,只道:“我去找师妹到镇上逛逛。”

    萧飞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看见她就想跟过去,一路凑在她身旁问:“这几日怎么没见你跟我师弟在一块儿?你们往常不是成日在一起的么?”

    他不提还好,一提林妙妙的脸就垮了下去:“哼,别提他了,现在天天都去万剑塔,也不带我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萧飞屿一愣:“万剑塔?万剑塔现在封塔,他怎么可能进得去?”

    林妙妙倏地转过头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林妙妙: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!

    江九晗:妙妙你康康我!他哪里有我对你好?

    林妙妙(看了江九晗一分钟):算了,我还是回去找青羽吧。

    江九晗:!!!!!

    ρ⊕—1⑧.¢◇Μ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