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穿越架空 > 竞风流 > n2qq.coM 分卷阅读745

n2qq.coM 分卷阅读745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举国欢庆千秋节
    暗地里搞事情的男人们被苏盈罗教育了一顿之后,果然老实了很多,至少不敢再背着她搞什么小动作,着实让苏盈罗开心了好几天。
    她自己安安静静的休息了一天一夜,本以为可以好好的养精蓄锐,可是到了晚间一个人躺在奢华的大床上,反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。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,她就习惯了男人火热的身躯和宽厚的怀抱,独自睡了一晚,连被褥都变得冷冰冰的。
    于是第二天池涣文就感受到了陛下空前高涨的热情,他拟好苏盈娥的诏书,从女官手里接过玉玺,正要好好爱抚一番陛下的小嫩穴,就感到触手一片湿滑,诧异地问:“陛下怎么湿成这样……唔……”
    话没说完就被她扑了个满怀,柔嫩的红唇贴着他辗转亲吻,香舌主动伸入他口中,勾得他心旌神摇,呼吸不稳。
    “涣文……好难受啊……插进来……快把玉玺插进来……”
    苏盈罗浪叫着,看着池涣文把那玉玺尽根插进瘙痒的小屄里,又扭着屁股盖了章,然后便忍不住骚答答地趴在御案上,淫水横流的小嫩屄对着身后那杆粗壮的肉枪,连声浪叫着要他操她。
    池涣文哪里把持得住,粗长的大鸡巴噗嗤一声插到了底,在她勾魂的浪叫声里变着花样的操了许久,苏盈罗接二连三地泄了太多次,生生被他操哭了。
    半日之后,苏盈娥进宫听封,她被封为康陵长公主,封地康陵郡,因其身为皇储而于继位前私逃,罚其与驸马巡视封地,每日都要当众交合激励民生。
    领旨谢恩后,苏盈娥无奈笑道:“陛下还是太过仁慈宽厚,像我这样不计后果的行为,即便是处以极刑,也没有人能说得出什么的。”
    苏盈罗走到她身边,故作严肃地说:“哼,像你这样现成的苦力不用白不用,以后你封地上的民生大计就交给你来管,还省得我去操心那块地方了!”
    “阿盈,谢谢你!”苏盈娥笑中带泪,扑上去把妹妹紧紧抱住,千言万语梗在喉间说也说不出,最后只化为一句话,“我会尽心竭力为你分忧的!”
    “先把你那小侍卫招为驸马吧,没名没份的像什么样子!”苏盈罗拍着她的背,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三年之内你可是没有一点封赏的,还要记得交税,反正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以后就给我好好地干活吧!”
    苏盈罗顾念着姐妹情份,把一场风波化于无形,苏盈娥回到封地之后四下出巡,长公主与驸马欢好的场面自然有的是人去看,日子长了封地上的人口大增,她们姐妹也没有因此疏远,康陵郡更是一跃成为天临国中首屈一指的纳税重地,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    一段时日之后就到了苏盈罗的诞辰,天临举国上下一同欢庆。
    千秋节当日,全国不许杀生,民间广搭戏台,伶人们风骚美艳,演得都是陛下与众位大人之间的欢爱性事。
    百姓们饮酒看戏,到了晚间,国土之内人人陷入欲海情波之中,操穴的水声激荡,肉体的撞击回响,女人的浪叫呻吟与男人的喘息怒吼彻夜不绝。
    而在皇宫之内,早朝时便是鼓乐齐鸣,苏盈罗身着玄色冕服,上有一百零八种暗色锦纹,以金丝银线绣出十二团龙纹,女皇陛下于旭日东升时昂然立于宸光殿前的玉阶上,带领着百官前去奉天殿祭祀天地先祖。
    奉天殿前,羽林军分列两侧,严阵以待,随着女皇前进的步伐依次单膝跪地,十一位在京的近臣跟在苏盈罗身后,在她燃表祭天后,随她一同跪拜天地。
    祭拜天地之后,便是祭拜例代先帝,礼官大声唱和道:“请陛下宽衣,以潮喷之淫水,灌满千秋金鼎!”
    在满朝文武面前露出小穴自慰
    千秋鼎是为礼器,器高不足三寸,通体金光流转,圆体三足,外壁刻有烈日祥云和腾云之龙,三条鼎足便是飞扬的龙尾。
    苏盈罗在女官的服侍下慢慢脱去沉重的冕服,待到华贵的玄色冕服退尽,赤裸的玉体更显得妖娆多姿。
    映着初升的晨光,莹白似玉一般,不论男女都忍不住被她的美艳所迷。
    礼官大声唱喝道:“请陛下登上礼坛,亲手抚弄嫩屄,弄到泄身潮喷,以淫水灌满千秋鼎!”
    天临国的礼坛是一处圆台,大概一人来高,只要站在上面,苏盈罗的一举一动和那勾人淫欲的身子全都无所遁形。
    她面带薄红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昂首挺胸地走上去。
    女皇陛下体态妖娆,每走一步都是纤腰款摆,肥臀轻摇,丰满娇挺的大奶子随着她的脚步淫荡诱人的颤动着,乳波荡漾之间,燃起了所有人的春情。
    他们火辣辣地盯着她,炽热放肆的眼神在她身上打转,苏盈罗能够感觉到有人饥渴地盯着她的奶子,仿佛随时都会张开嘴,把她的奶头含进嘴里用力地吸嘬,大概要把她嘬到两腿发软,小屄流水才会罢休。
    而她的小屄又太过敏感,只要被男人注视,就会控制不住的发热犯痒,在她腿间流连不去的眼神似乎都带着热度,贪婪色情地舔舐着裸露的小嫩穴。
    淫荡的瘙痒从花唇一直蔓延到小屄深处,软嫩的浪肉根本不受她自己的控制,它们紧紧地绞在一起,妄图以这样的方式解痒,可是浪肉绞得越紧,那种空虚的痒意就越嚣张。
    她在礼坛上站定,忍着体内骚情俯视着她的官员们,离她最近的都是她的近臣,他们用充满欲望的眼神爱抚着她赤裸的身体,小嫩穴一阵酸麻,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中淌下一丝淫液。
    苏盈罗涨红了脸,听到下面有人窃窃私语,“陛下真是越来越淫荡了,都不用大人们去碰,只是被男人看了两眼,小骚屄就浪得流水了!”
    “陛下那小屄真嫩啊,只可惜老夫早生了十几年,不然我也能当上近臣,好好舔一舔陛下的小嫩屄了!”
    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,丝毫不掩饰对她的欲求,女皇陛下含娇带嗔地瞪了说话的官员一眼,小屄却是已经痒得受不住了
    在节奏轻缓的礼乐声中,苏盈罗两腿大开地蹲在礼坛上,腿间骚淫的娇穴朝着下面的官员们尽情敞开,接受那些淫欲眼神的洗礼。
    “陛下,快把小嫩屄扒开些,让我们看看小屄里面都湿成什么样子了!”
    苏盈罗羞得双颊飞红,纤纤玉手探到身上,轻轻扒开软嫩的花唇,这里已经被她的浪水打湿,摸起来嫩生生滑溜溜的。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真是淫荡到家了,在满朝文武面前扒开自己的小屄,让他们用目光奸淫她的小骚穴,湿热的穴肉被扒开后露出里面嫩粉色的甬道,苏盈罗在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神中喘息起来,小屄也变得更加敏感淫荡。
    他们都在看我的小屄呢,好羞耻啊!
    我还要把屄肉扒开给他们看,简直都要羞死人了!
    小骚屄都被他们看热了,好痒啊,不只是小屄里面,小骚核也酸胀酸胀的,好想被男人捏住狠狠地揉一揉啊!
    苏盈罗骚得难受,可是身边却没有一个男人,无奈之下她只能自己动手,指尖滑下去按住骚胀的小核,小骚豆子实在太过敏感,只是被她自己摸了都爽得受不住。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小骚核这样揉起来……啊啊……太爽了……”
    竞风流纯肉NP全H)把自己玩到潮吹,淫水灌满千秋鼎
    把自己玩到潮吹,淫水灌满千秋鼎
    苏盈罗在百官的注视下敞开双腿,一手扒开花唇,一手淫荡地揉弄着小骚核。
    她第一次这样玩弄自己的小嫩屄,嫩嫩软软的小豆子在她的淫玩下渐渐挺立起来,她清楚地知道,自己的身子已经开始发骚犯浪了。
    柳眉轻蹙,苏盈罗脸上挂着情欲的红晕,洁白的贝齿咬着下唇,“嗯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原来自己玩小骚核……也会这么舒服……”
    在越来越明显的快感中,她控制不住自己
    的手,飞快地按揉着骚挺的小核,把那颗粉嫩的小肉珠玩得充血肿胀,小骚屄里面的媚肉淫荡地收缩着,透出一股股骚浪的痒。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好爽……小骚核被我自己玩大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痒死了……”
    她风骚的扭腰摆臀,向着众人敞开的小骚穴上汁水淋漓,白里透粉的花瓣被晶莹的露水打湿,看起来骚嫩可人,引得所有男人性器高挺,口干舌燥。
    普通官员没有资格触碰她,只能用淫话发泄他们的欲火,“陛下那大屁股扭得好骚啊,小浪屄一个劲的流着淫水,是不是又欠操了?”
    “小嫩屄闭得那么紧,要是能把大鸡巴插进去,肯定可以爽上天!”
    “那小骚屄真浪,臣想操陛下!想把陛下操到骚屄喷水!”
    许多男人看着她抚弄小屄的样子套弄自己的大鸡巴,她的近臣们却是忍得更加辛苦。
    “陛下不要只玩小骚核,把手指也插进小屄里面,自己捅一捅!”王清翳看着她把手指插进小屄,继续教她玩弄自己的身子,“把手指插深一些,找到骚芯,按住它狠狠地揉!”
    “啊啊……骚芯……找到骚芯了……嗯……好酸啊……好爽……我在玩自己的骚芯呢……”
    花唇像张小嘴一样吞吃着她纤细的手指,淫水越来越多,汇聚成水滴顺着肉缝向下流,滴滴答答地落进小屄下面的小金鼎里。
    赤裸的身体不停颤抖,苏盈罗闭着眼睛放声浪叫:“不要看我……啊啊……不许看我的小屄……呜呜呜……好爽啊……”
    程函锋喉结滚动,“陛下好美,再加一根手指插进去,小嫩屄那么紧,操进去的东西越粗,陛下就会越舒服!”
    苏盈罗已经爽到不会思考,听到他的话就本能地照做。她加了一根手指去操干自己的小骚屄,在抽插中用力戳干着湿滑的浪肉,果然把自己玩得爽上了天,哆嗦着到了高潮。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来了……小屄被我自己玩泄了……嗯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要看我呀……”她在极度的快感中咬紧牙关,小屄抽搐着喷出一股股浪水,水花激荡着射入千秋鼎,可是却没能把它灌满。
    崔洋虎视眈眈地看着她,嗓音低哑地诱惑着,“礼器还没有灌满,陛下可不能停下,另一只手也别闲着,玩玩自己的大奶子!”
    “陛下的奶子那么敏感,只要多玩几下,肯定马上又会潮喷了!”常鸿煊说道。
    苏盈罗蹲在礼坛上,一手揉弄着自己的大奶子,淫荡的扯动着小奶头,另一只手插在小骚屄里飞快地捅操着,在男人们如饥似渴的眼神中把自己玩得哽咽浪叫,最后又是一阵冲天的舒爽从小骚屄里爆发出来。
    “来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又要来了……小屄好爽……又要泄了……”
    手指重重地戳中骚芯,整个小骚屄都开始剧烈抽搐,淫水阴精喷射而出,灌满小鼎之后都没有停下来,更多浪水夸张的向外溢出。
    q竞风流(纯肉NP全H)新的淫礼:小屄吞玉势,给它涂满淫水
    新的淫礼:小屄吞玉势,给它涂满淫水
    高潮来得又快又猛,苏盈罗全身发软,小嫩穴还在抽搐着喷着淫水,她瘫坐在礼坛上动弹不得,最后还是程函锋长臂一伸,把她从上面抱了下来。
    事情到这里其实只是刚刚开始,接下来还有别的事要做。
    苏盈罗稍缓了一会,就全身酸软地站起身来,亲手端着装满淫水的千秋鼎,向供奉历代先帝的太常殿走去。
    她赤身裸体地走在最前面,身后两侧跟着一众近臣,其余百官则是缀行在近臣身后。
    男人的视线如影随形地聚集在她的屁股上,浑圆的臀瓣一走一扭,带着浓浓的肉欲,看得他们全都想要扑上去仔细摸两下,要是能用大鸡巴抵在陛下的大屁股上蹭个过瘾就更好了。
    走到太常殿门前,早有礼官等在那里,他盯着陛下赤裸的娇躯看了又看,大声唱喝道:“请陛下亲行润泽九州大礼,用小嫩屄将礼器涂满浪水,以求百姓富足、天下升平。”
    所谓的润泽九州大礼,就是在太常殿中每隔几步,就以半人高的沉香木做为柱身,支起一共九只玉势,而苏盈罗要做的,就是骑跨上去,用她的小嫩屄去套弄这些玉势,在上面涂满她的淫水。
    离她最近的一根玉势只有男人的手指粗细,苏盈罗一手端着千秋鼎抬腿骑了上去,小小的玉势顺着淫水插进小屄里面,凉丝丝的还很舒服。
    她骑在上面起扭腰摆臀,浪肉被这小东西弄得酸酸痒痒的,两下就在它上面涂满了淫水。
    陛下站起身来向前走,觉得一直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难度,玉势到底还是假货,总是不如货真价实的大鸡巴来得刺激。
    她得志意满的继续向前,结果第二根玉势就比之前的大了一圈,苏盈罗坐下去的时候就忍不住呻吟出声,“嗯……又插进来了……好凉呀……”
    小嫩穴刚刚高潮不久,淫水还在不停地向外流,粉白粉白的小嫩屄吞着那浅绿色的玉势上下起伏,把那些男人看得眼都直了。
    “瞧瞧陛下那小腰扭得,真是骚哟,把我这鸡巴都给浪硬了!”
    “何止是腰啊,你看那屄口肉嘟嘟的,夹起鸡巴来也不知会爽成什么样!”
    “陛下,臣的大鸡巴也想被陛下的小骚屄夹一夹!”
    “谁不想被陛下的小屄夹鸡巴呢,我要是那玉势该多好!”
    苏盈罗听着百官的淫话,小骚屄被玉势顶得酸痒难耐,涂满第二根以后就迫不及待的骑上了第三根。
    这一根的尺寸已经和普通男人差不多了,虽说比她的近臣们还小一圈,可是对她这种又紧又嫩的小浪屄来说,已经足够解痒了。
    她骑在上面,放荡的扭动屁股,让这假鸡巴可以从各种角度操干她发浪的屄肉,“啊啊……又插进来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嗯啊……好硬的鸡巴……”
    赤裸的美人用小骚屄吞着假鸡巴放声浪叫,玉质的龟头把浪肉操得太舒服,两条笔直的长腿蹬动着,把自己的小屄日得噗嗤噗嗤直响。
    第三根玉势很快也被涂湿,她爽得两手发抖,根本端不住手里的小鼎了,池涣文走到她身边,有些担忧地说:“后面的玉势一根比一根厉害,陛下还是把千秋鼎赏给我拿着吧!”
    “涣文……我的涣文……啊啊……最贴心了!”苏盈罗把小鼎交到池涣文手上,又抬头在他唇上亲了一口,才深吸一口气朝着第四根玉势走去。
    她已经发现这玉势越到后面越不好处理,可是当她走到第四根玉势前面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夹紧了小嫩屄,“它怎么这样?”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   说句题外话,最近我家狗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超级粘人,只要我坐到电脑边上,他就过来找存在感。我要是装看不见他,他抬爪子就挠,小暴脾气还挺爱撒娇。
    结果就是我现在码字码到一半,还要陪他玩球!
    昨天晚上我七点到八点这一个小时,一共只敲了四百个字……
    建议想养狗的妹子们不要养泰迪,太粘人了,简直就是活的狗皮膏药!!
    ⑹⑼⑷③0竞风流(纯肉NP全H)不想被百官轮操,只好用狰狞的假鸡巴操到高潮
    不想被百官轮操,只好用狰狞的假鸡巴操到高潮
    这根玉势的棒身算不上粗壮,但是那玉质的龟头却是又圆又大,活像个婴儿拳头似的顶在最上面,苏盈罗看了一眼就下意识地绞紧了小骚穴。
    这么狰狞的一根大东西,她的小屄怎么受得了?
    可是到了这个时候,受不了也得受着寇
    ,满朝文武都看着呢,那一双双燃着欲火的眼睛死死地盯在她身上,似乎只要她有一点退缩,就会蜂拥而上把她操到连哭都哭不出来。
    “还请陛下快些骑到玉势上去,用小骚屄里面的浪水涂满它,陛下若是要半途而废的话……”礼官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看着她,“作为无心天下的惩罚,在此的所有官员都可以操干陛下的小屄!”
    苏盈罗大惊失色,胸前的一对大奶子都跟着荡起淫荡的肉波,“竟然还有这种规矩吗,我怎么不知道?”
    礼官盯着眼前那对跃动的大奶子,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,“先帝首次千秋节时就没能走远润泽九州大礼,当时就被在场的各位大人们轮着狠狠地操了一通,记载的文案上说先帝先是爽到不停地潮喷,后来又哭着求饶,可是殿中的官员太多,一个人操完之后马上就有别人顶上,最后先帝被操得哭哑了嗓子,全身上下都被射满了浓精。”
    像是为了印证礼官的说辞一般,马上就有老臣满脸恍惚地炫耀道:“他说的没错,老臣这的辈子也忘不了那一天!”
    “先帝的小骚屄又紧又嫩,我一操进去便哭得泪眼朦胧,说我的大鸡巴操得太深,要把小子宫都干破了。我不是近臣,好容易是操到先帝的嫩屄,怎么舍得就那么拔出来?我用了全身的力气,狠狠地操着先帝小屄,直到把先帝的嫩屄干肿了,又把我这浓精都灌进先帝的子宫里才退下去的!”
    普通官员听到这里都像疯了一样,七嘴八舌的劝说着:“陛下若是不想骑那假鸡巴也不用勉强,臣这里有真的大鸡巴,保管能把陛下的小骚屄操到喷水!”
    甚至有些胆大的都开始对着她撸动大屌,“陛下快看呐,臣的鸡巴大不大?它已经硬成这样了,只等插到小屄的小浪屄里去了!”
    苏盈罗被这些家伙吓到了,她可不想像母亲一样被满朝文武操个遍,她怕真的被他们活活操死!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我继续做下去就是了!”她两手扶着那根龟头巨大的玉势,分开双腿慢慢地沉下腰,湿滑的小嫩屄裹住那巨大的龟头缓缓将其吞没,紧缩的玉道被它彻底撑开,把自己干得直哆嗦。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好大呀……龟头太大了……啊啊啊……要把小屄撑坏了……啊啊……好胀……”
    她剧烈地喘息着,一旦坐下去就有一种要被假鸡巴奸破小屄的错觉!
    小嫩穴被撑得太酸太胀了,可是她的身子又骚得不像话,这东西操得越厉害,她就越是控制不住自己。
    苏盈罗小脸通红地骑乘着龟头巨大的假鸡巴,小屄被操得浪水横流,咕啾咕啾响个没完。假龟头那么大,根本不用刻意寻找角度,只要坐下去就能操到敏感的骚芯,顶中所有藏在嫩肉里的骚点,把她操得要死要活。
    她骑在玉势上爽得乳颤臀摇,小嫩屄被玉柱插着合也合不拢,粉嫩的媚肉时隐时现,她的力气也越来越小。
    快感不断攀升,苏盈罗浪叫一声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,两腿一软彻底坐了下去,巨大的龟头恶狠狠地顶进子宫,一下子就把她操到了高潮。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小屄被假鸡巴操泄了……”
    ^7竞风流(纯肉NP全H)被男人人们抱着用小屄套弄假鸡巴爽到哭出来
    被男人人们抱着用小屄套弄假鸡巴爽到哭出来
    普通官员们操不上陛下的小骚屄,一个个失望地捶胸顿足,只恨自己没有那位老臣的福气,好在陛下的身子太过敏感,没两下就用根假鸡巴把自己操得泄了出来。
    淫水和阴精顺着小骚穴大股大股的向外喷射,小骚核也骚答答的从花唇间挺立出来,他们看着陛下高潮喷水的淫荡媚态,变本加厉的用更淫邪的话语发泄自己的欲火。
    “陛下这小屄也太骚太浪了,骑根假鸡巴也能爽到浪水乱喷,下面的柱子都被骚水打湿了!”
    “你们看陛下的小骚核是不是比之前更大了?我记得登基大典上还没有骚胀成这副样子呢,怎么才几个月过去,这骚豆子就有之前的两个大了?”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肯定是陛下天天都张着腿,让各位大人们又嘬又捏的,那么骚的小屄豆子眼看着就被玩大了!”
    “我听说只有天生欠操的小淫娃才能有这种越长越大的骚核,咱们陛下可是淫娃里的淫娃了!”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这第四根假鸡巴刚把小骚屄操泄了,马上又把第五根吞下去了!”
    苏盈罗只想着早些把这要命的淫礼弄完,踉跄着坐下去,第五根大鸡巴已经很是粗壮了,她摆动腰肢,小嫩屄被操得淫花一般娇然绽放,不一会儿就把这根玉势涂满了淫水。
    从第六根起,她就没有力气自己坐下去了,两条腿软得像面条一样,使不上半点力气,“崔洋……帮帮我……不行了……啊啊……我走不动了……”
    崔洋走过去,以把尿的姿势抱起她,“陛下可要把它扶好了,我这里看不到,万一插到小屁眼里面去,也是要操完了才能拔出来的!”
    他抱着苏盈罗向下放,让她扶着那根假鸡巴对准了自己淫水横流的穴口,只听噗嗤一声,粗长的玉势就插进了小骚屄里,“啊啊……插进来了……崔洋……它好大啊……呜呜呜……直接插到子宫里了……”
    “陛下不该在我们面前这样夸奖一个假物!”崔洋抱起她又放下去,有力的双臂操控着她的身体,让小嫩屄被玉势操得浪水四溢。
    她靠在崔洋怀里,不停地浪叫着,“慢一点……啊啊啊……不要这么快……小屄受不了的……啊啊……嗯啊……又要泄了……”
    苏盈罗被崔洋抱着,在无法承受的尖叫声中被玉势操得高潮抽搐,之后王清翳把娇软无力的陛下接过去,抱着她送到第七根玉势上。
    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不论是抽出还是插入,全都由抱着她的男人说了算,这样无助的情形下,小嫩屄反而变得更骚更浪,只要操上十几下就会哆嗦着喷出淫汁。
    常鸿煊托着她的屁股,面对面地看着那假鸡巴插进已经发红的小屄里面,沾满淫水的浪肉一下子就把玉势吞到最深处。
    苏盈罗难耐地挺起胸脯,连声叫着表哥饶了我,可是这狠心的男人轻而易举地托着她的身子,一次又一次的让她的小骚屄吞下玉势,直到阴精再度喷洒出来。
    最后一根玉势极为粗壮,而且棒身上布满了黄豆大小的颗粒,苏盈罗吓得直想逃,却被程函锋死死地按在怀里,“陛下别怕,现在若是逃了,小嫩屄可是要被别人操的!”
    苏盈罗哭叫着被假鸡巴插入体内,浪肉被撑开到了极限,那些突起的颗粒还在疯狂的剐蹭着媚肉,把她操得两腿绷直,大奶甩动,泪珠不停地向下流。
    粗大坚硬的大龟头每次都会深深地插入到娇嫩的子宫里,在她的小肚子上顶出狰狞骇人的形状,最后她痉挛抽搐,哭着到了顶峰,浪水阴精和尿液一起喷出,苏盈罗抽抽答答地瘫软在程函锋怀里。
    为了给小屄灌精,又被大鸡巴操进来了
    为了给小屄灌精,又被大鸡巴操进来了
    太常殿是供奉历代先帝之所,自本朝太祖开始到先帝,一共经历了四位女皇,大殿中便供奉着四个牌位。
    因为天临朝与众不同,牌位前面各自竖立着一根粗壮的玉势,这便是那位先帝生前最中意的一根。
    苏盈罗靠在程函锋胸前缓了片刻,强支起酸软乏力身子的走上前去,百官们欲火冲天的眼神时刻锁定在她身上,看着她那不盈一握的细腰,行走间肉感摆动的诱人臀瓣,以及在她两腿间滑下湿亮淫痕。
    小嫩穴还被残留的快感冲击着,时不时地抽搐一下,又被男人们毫不遮掩的视线看得小屄酸痒,苏盈罗赤裸的身体微微颤抖,焚香祭慰历代完成使命又逝去的女皇。
    焚香,叩首,祷告,这些都是今天的前礼,真正的大礼还在接下来的这一步。
    礼官托着一个金盘走到苏盈罗面前,毕恭毕敬地说道:“劳烦陛下以小嫩屄榨取浓精,将其注入这水晶石榴中,以求我天临万事圆满,多子多福。”
    托盘里放着一个水晶雕成的石榴,通体晶莹剔透,足足有苏盈罗的拳头大。顶上的开花处就是一个小口,里面全被掏空。这一件也是礼器,专门用来收集她小屄里被男人们灌进去的浓稠白精。
    苏盈罗已经是欲哭无泪了,她刚刚才被那么磨人的假鸡巴操了一通,小屄都被操得麻酥酥的,现在又告诉她还要被真正的大鸡巴操,而且还要被他们灌精,精水还必须多到要把这水晶石榴灌满?
    她的男人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
    ,他们一个个都如狼似虎的,随便一个都能让她受不了,更何况是要被很多人轮着操?
    唉,等到今天过去,只怕连小屄都要叫他们操坏了!
    她无奈地看向旁边那些跃跃欲试的男人们,崔洋率先走过来,让她两手扶稳了香案,一伸手就摸上小嫩穴,“陛下这小屄都已经湿透了,真是可怜啊,那假鸡巴再好也不如真的好用,还是让我来为陛下分忧吧!”
    硬挺粗长的大鸡巴从后面对准了小骚穴,红胀怒挺的大龟头在花穴上蹭了几下,火热火热的菇头蹭得小嫩屄又开始发骚犯痒,苏盈罗难耐地呻吟出声,小屁股控制不住地摇了摇,嫩生生的花唇就贴在了炽热的肉柱上。
    崔洋只是浅浅地磨了几下就等不及了,结实紧翘的臀向前一挺,大鸡巴瞬间挤开屄肉,狠狠地痛进了陛下的小嫩屄。
    “啊……插进来了……啊啊……崔洋好大呀……不要一开始就操得这么深……”
    胸前的一对大奶子在他的大力撞击下来回摇荡,小嫩穴贪婪地吞吐着粗壮的性器,被狠操的小屄不断发出噗呲噗呲的淫水声,苏盈罗昂着头,被他操得浪叫不已。
    “陛下方才还在夸那假鸡巴大,怎么被我操了又骚得受不了呢?”崔洋小气的很,腰胯重重地向前顶,毫不留情。
    “你的更大……嗯啊……轻点操呀……啊啊啊……崔洋……好大的鸡巴……又操到骚芯了……”
    苏盈罗皱着眉头不断浪叫,细弱的腰肢骚淫摆动,小嫩屄被大鸡巴捣得汁水横流,随着他勇猛地抽操飞溅向四处。
    小嫩屄被他干得酸爽酥麻,真正的大鸡巴果然是比假的好了太多!
    骚穴把大屌吞得更深更紧,苏盈罗晕头转向的说着淫话,“好舒服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崔洋……大鸡巴操得太快了……”
    HаitаńɡShUωú.Coм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