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高辣浓情 > 人非草木_高h > 90

90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姜玟桐离开小女孩的桃花源,找几个看上去还算正常的投资人交换了名片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,她在树下吹了会风。

    烟味和香水味让她头疼,小星星更加不喜欢。

    不多久,夜风送来盐味的海浪声,木槿花香卷走庸人自扰。而这一棵孤单的木槿树眺望着大海,成为了不受侵扰的静默之地。

    可惜,不受侵扰也只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姜玟桐刚对直播的改进方案有了个模糊的想法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傲慢至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姜小姐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来,打量了一圈周围。幸好,木槿树下虽然静谧自由,却绝非远离人群。

    也能看到时不时笑闹着路过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的心稍稍安定了些,又往外走出了几步:“高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高山的眼神很微妙,蛇一样在她脸上逡巡不去,又渐渐滑至她的纤腰处。

    “晚上一进来我就看到你了,没想到,女人生完孩子,身材却是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姜玟桐轻轻一颔首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不料高山喊住她:“上一回在医院,温荷苏说孩子是他的,可最近我听到一些人说,孩子是程家老二的。奇了怪了,一个孩子竟然还能有两个父亲不成?”

    “既然高董这么关心我,那么……临冬是您让人拿走的?”

    高山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:“孩子是温荷苏还是程跖的,都无所谓,但一定不能是高塬的,我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让人再三跟踪我、入室盗窃的原因?”既然窗户纸已经捅破,姜玟桐倒也不畏惧了,“没想到高董在外高调做慈善,私底下竟然沉迷于如此鸡鸣狗盗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嘛。”高山重重地拖长了尾音,“虽然我不知道那晚高塬去你家找你做什么,但既然他还没心死,我总得防患于未然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是怎样厚颜无耻之人,将跟踪和偷盗说得如此冠冕堂皇。

    “荒谬!”姜玟桐怒道,“你还让人跟踪高塬?”

    高山耸了耸肩,说得轻描淡写:“作为父亲,总得关心儿子的行踪吧。当然,我还有个更好的解决方案,说实话,这几年我看那些网红脸有些腻了,觉得偶尔吃一吃你这样的清粥小菜也很不错。姜小姐,听说你现在还在做事?一把年纪了,抛头露面多累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来听你讲这些龌龊话?”姜玟桐冷冷道,“我无名小卒一个,不怕丢脸,但高董你可就不一定了。如果你再跟踪骚扰我,我就只能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海风扬起姜玟桐耳边的碎发,仿佛在寂寂月色里制造了一场清冷的幻觉。

    高山有那么几瞬看呆了。

    姜玟桐说:“还有,我再强调一遍,高塬跟我已经分手了,孩子跟他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萧樾本来对找到姜玟桐是不抱任何希望的。

    她古板得很,想必不会参加这种滥俗至极的节目。

    耐着性子应付了一大堆熟人,萧樾终于在木槿树后发现了她。

    她步伐很大,朝着反方向的出口而去,带起衣裙翻飞不休,他只来得及听到她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时,高山不紧不慢地从树下绕出来,瞥见萧樾,呵呵一笑:“这样生性浪荡的女人,可不值得你再惦记了。”

    萧樾从沉思中抬起头:“放屁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影消失得很快,瞬间就淹没在一片纵情声色的衣香鬓影中。所以,高山刚才到底对她说了什么?

    她刚才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慢着……他喝醉的那一晚,物业经理又说了些什么?

    萧樾目送着高山悠哉悠哉的背影,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樾哥哥,你也在这里呀。”神采奕奕的谷星梦闻风而来,看了一眼他凝视的方向,柔柔笑道,“女人在家养着不好吗?出来做事什么的,也太不体面了,也不知道程家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体不体面,轮不到你来讲。”萧樾凉凉道,“就你们那帮女的,家里有几个臭钱,好吃懒做不干正事,天天就知道八卦挑事,很体面吗?”

    谷星梦还要说什么,萧樾警告地看了她一眼,声音疾厉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别再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但萧樾最终还是没能追赶上姜玟桐的步伐。

    派对远未到高潮,依然有装扮热辣的女人鱼贯而入,而姜玟桐却在逆流走出。

    走得匆忙,垂着流苏的裙角被自己的高跟鞋踩烂了一片,浅色的鞋子上也溅上了新鲜的泥土。

    但她顾不得,毕竟出来得太久了。

    这会小星星在干什么呢,第一天没有妈妈陪睡,她会闹吗?

    五点半被小星星唤醒,复盘了一天,还要精心装扮来到这里,打起精神应对各种让她难堪的人。

    果然啊,世间就没有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对了,还忘记提前预约出租车。酒店位置偏僻,估计又得等上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走过酒店里长长的林荫道,一身疲惫的姜玟桐终于回到了灯火通明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她无法形容自己看到程跖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像是穿着高跟鞋苦站了一天以后,终于将脚解放出来,踩在了又厚又软的羊毛地毯上。

    提前补上昨天的欠更

    今晚如果写得快,还有。

    p△O—①㈧.¢ǒΜ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