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高辣浓情 > 学霸恋爱羞耻play > 番外篇之初墨(二)

番外篇之初墨(二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下了飞机,初墨并没有亲自送她回家,给她打了个车,分开前告诉她,如果有什么事就给他打电话,他会一直在她身边。一番深情的告白金豆并没有在意,她很担心表哥,发了信息告诉他平安到家了,叫他忙自己的事,不必牵挂她。

    半年没回家了,计程车停在她家楼下,却没见父母的身影,在学校时买了太多东西,这次回来就带了两个大号行李箱。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,住在她家楼上的杨大娘和她女儿正巧从门里出来,看见金豆立刻热情的和她打招呼,背过身走远了就低声警告女儿千万别不学好…

    金豆转过来身来有些莫名其妙,手中拨打的电话被挂断了。这时他爸背着手走了过来,半年没回家了,当然很想很想爸爸妈妈。“爸!”她开心的喊了一句,可他爸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声,一手一个提着行李箱上楼去了。昂贵又沉重的箱子在父亲费劲的搬动中磕在楼梯的台阶上,金豆赶紧上去帮忙,抬着箱子底部,小声提醒爸爸小心一些。然而一贯宠他的爸爸发泄似的用蛮力拖拽她的箱子。金豆被甩在后面一头雾水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进了家门,电视机播放着综艺节目,她妈妈就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一动不动,对女儿的回家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了!”金豆坐在妈妈身边,亲昵的挽住了母亲的手臂,她妈转过身来,声音沙哑的说,“你还有脸回来!你自己干的好事,丢人丢到学校里了,国家奖学金都被学校取消了!”

    金豆愣住了,呆呆的说,“你,你怎么知道”说完又看向她爸爸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!呵,现在网上,大街上到处讨论你!啊?你自己不知道?”她妈妈啪的一声把手机甩在她面前,金豆拿起来一看,是本市的某个百事通公众号发的内容。往下翻了翻,脸色越来越苍白。连她家住哪里都扒出来了。。

    第二天,表哥上门被无情的撵了出去才知道怎么回事,金豆父母正在气头上,有意要拆散他们。李明东立刻紧急处理,很快公众号的新闻删掉了,还有其他一些网络上的内容也消失不见。只是事情已经发生,他想做补救,却难以挽回,自己手中的窟窿还没有补上,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这边金豆陷入泥澡,痛苦不堪,父母也被人指指点点,这几年家里的产业经营不当,一直在赔钱,虽然还没到破产的地步,但发生了这个事,父亲下定决心将几十年心血变卖,房子也打算卖了,重新换一个环境居住,提早退休。于是最近忙活家里一堆事,也没精力关着女儿不让她出门,另一边初墨偶尔现身几次,刷刷自己的存在感,告诉她自己还在努力,并没有忘记。几次过后,他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再次现身,要的就是她心理最脆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初墨开着车,带她去了江边的咖啡厅。这边景色宜人,选了没有其他客人打扰的位置,吹着温柔的清风,心情也舒爽了许多。“豆儿,你最近脸色都不好看了,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啊?”初墨仔细打量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么,”金豆摸了下自己的脸,“还好吧,最近我家在卖房子。总有中介上门。我打算去表哥家住几天。你说有办法帮表哥了,真的麽?”

    “有是有…”初墨为难的说,“就是付出的代价有点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”金豆抬头问他,“多少?”

    他比划了个数字“3”,“三千万?”

    “三个亿。”

    金豆没在说话,默默喝着咖啡,想着表哥嘱咐她的事情,渐渐出了神。

    初墨以为她不高兴了,恳切的说道,“代价大,但也不是不能,我和东哥的关系你也知道,他是小曦的表哥,和我有合作关系,我们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金豆放下咖啡,“直接说得了,和我还拐弯抹角的?”

    初墨止住话语,和金豆对视了一下,差点忘了,她最烦墨迹的人,于是鼓起勇气,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小手。“懂了吗?”见金豆不点头也不摇头,他心中紧张万分,“豆儿,如果我和东哥的关系更亲密,我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帮到底…而这个纽带就是你,让我…加入…好不好?我知道我没有小曦和东哥的好身体,可能无法满足你,但在生活上我们更合的来,我有信心可以照顾好你…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什么?”金豆打断了他的深情告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”初墨停顿了一瞬,决定文艺一点,“我喜欢你清澈如水的眼眸,喜欢你滑腻柔顺的长发,喜欢你婀娜曼妙的身材,喜欢你认真学习努力上进的样子,我喜欢你,你的全部,甚至连你的每一根头发我都喜欢!”

    金豆缓缓抽回了手,“初墨,那不是真的喜欢。你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初墨被金豆凝重的表情整懵了,原来她从来都不相信自己喜欢她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喜欢一个人不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那你说,你喜欢小曦和表哥什么?”

    金豆不想和他扯这个,起身说道,“我回去了。反正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了?我就是喜欢你长得漂亮,身材好,学习好,性格也对我胃口!这难道不是喜欢?”初墨见金豆不信,立刻急了,见金豆要离开,又愤怒又绝望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你就是不喜欢,所以找借口是不是?好,我不需要你的喜欢,我只问你接不接受我,既然小曦和东哥可以,再多个我难道不好吗?我可以帮你,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。这次的危机我也可以帮东哥度过,只要你点头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以为我会为了表哥……我有那么傻吗?”金豆拿起包平静的说,“熊初墨,你在把我当傻子。别说表哥不需要你的帮助,就是需要,他也不会让我这样做。我也不会自作主张做那种事,你狗血剧看多了。何况现在这样,说背后没有推手我是不信的。”见他表情僵住,她接着说道:“有些事我不清楚,但我心如明镜。我把你当朋友,只是朋友,我的破事,你都知道,别掺和进来。剩下的,随你,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,就是把我踩进泥里,我也还是这句话。但真到那步,我们连朋友也不是了。”背上包,金豆不管他还会说什么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好,是我自作自受!”初墨脸色涨红,没想到她如此绝情,喘着粗气对她的背影嘶吼,“你敢走我就把你毁掉!金豆!我说到做到!”金豆顿住脚步,回头说,“别幼稚了。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!”初墨大声叫到,转过身,半真半假的抹了抹眼睛,痛苦的呜咽了一声,沙哑着嗓子说道,“我曾经做过一个梦,梦里面,你才是我的女朋友,我们一起逃课,我骑着单车载着你,带你去游玩,我们是那么亲密,那么幸福…这个梦那么真实,每一个画面我都记得清清楚楚!你说你喜欢我!我也喜欢你!豆儿,你说,你是不是…”初墨扭过头,剩下的话戛然而止,面前…空空荡荡,哪还有金豆的身影呢?她竟然就那么走掉了…直接走掉了……

    刹时间心如刀绞,不管是不是半真半假的感情,或者单纯是为了得到她做的秀,这场戏他入了魔,一瞬间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情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远处放着钢琴的角落突响起了悲伤的旋律,《The   truth   that   you   leave》。初墨回过神来,惊醒附近有人出现,吸了下鼻子,整理情绪,擦干眼泪表情冷漠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留着短发的可爱女生,戴着一副近视镜,皮肤很白,身材微胖,大概十八九岁的年纪,见自己突然走过来,慌张的弹错了音,立刻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哪来的?”初墨冷冷开口。

    “啊?我…那个…”女生站起身,不好意思的指了指楼上,“我看见你在那里一边说一边哭,可是那个姐姐早就走掉了,所以…”见他眼神吓人,尴尬的开口,“我最近正在练这个谱,呵,呵,觉得这个曲子挺适合现在的…”话没说完,就见男人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女生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突然对着他的背影脱口说到,“你是不是叫熊初墨?”

    初墨此时心乱如麻,又被人看到狼狈的自己,倍感丢脸,想不到连自己姓名都被这个吃瓜群众知道了,他没好气的转过头骂道,“关你屁事!滚远点!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刚才听那个姐姐叫你的名字,觉得很有意思,和我的名字挺配的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初墨转过身,戏谑的说道,“和我名字配?你叫什么,翠花?”

    女生急忙摇头,不好意思的说,“我叫习洋洋。”

    完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