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高辣浓情 > 纠缠 > ENDING&后记

ENDING&后记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他一直是个不肯多想的人,却忘了很多事物和他一样,都有层面棱角。当身边的人告诉他,他以前的女人有多厉害,神不知鬼不觉地竟把Keith迷得晕头转向,他没响。当Sissi指着她的鼻子骂的时候,他还是没响。

    他信了所有的人,唯独她。詹子杰望着观后镜里的自己,仿佛是个哭泣的小丑,滑稽而丑陋,却张牙舞爪地嘶笑,“你错了”

    未读的400多封邮件,没有一封是她的,全是系统邮件、垃圾邮件还有一封是詹明的。如果不是要交作业,如果不是怀着自己都说不清的希冀去查看,他还会像个傻子一样地过下去,一个自以为是、节省到不肯在住处装网络的傻子。

    那个假想敌扭捏地吐着苦水却大方地送上祝福。他不需要他的祝福,她都走了。让她遭受了那么多的他,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詹子杰打开车门,走进酒吧。

    关启峻抬起醉眼,满不在乎地瞄了眼詹子杰继续灌酒,酒是他永远不会换也不怕得不到的伴侣,而女人,呵呵,算了。

    詹子杰一把将他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启峻抚着胸摇摇晃晃,“废话少说点”

    詹子杰拉着他往墙上一丢,“我来是告诉你,你的那辆破车停在你家门口,还有这是修车费,藏好别丢了。”詹子杰将一叠纸币往关启峻脸上甩了甩,塞进他的裤子口袋。

    “唷!有钱买车了?不错、不错……”关启峻不停地点头傻笑,在詹子杰转身离开的瞬间反倒抓住他,“就这么走了?你说那女人脑子是不是有毛病?我真的想不通……她有病!”关启峻发起酒疯大嚷大叫。

    “病得不轻的人是你。”詹子杰狠狠地甩开他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Marbsp; Break过了地上还是铺着厚厚的一层雪,简雅小心翼翼地踩着雪地往教学楼走去,奈何臃肿却不防滑的Ugg踩到一块冰,整个人一歪差点摔个四脚朝天,这时一双有力的手扶住她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”耳边响起温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简雅抬头望去,不知是雪地里的阳光太刺目还是冷冽的空气吹进了眼睛,视线一下子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“嗨,简雅。”那句记忆里的开场白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会来这里……她都快把他忘了,真的再过很短、很短的时间就能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这读IB──”那张漂亮得让人无法直视的脸庞扯起暖暖的笑靥,“还有找回我最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她就没出息地哭了出来。詹子杰一把抱住简雅,将她用力地压进怀里,力道大得仿佛要揉碎她,他一边抚摸她柔顺的长发,一边细细地吻着她的额头呢喃,“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声声的对不起就如催泪弹,让简雅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抱着很久,很久。

    直到她的呜咽声哑得听不见,詹子杰松开她开口低叹,“对不起,很多话我不会说出口,但是──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吸了吸鼻子,胡乱地抹了下脸,捧起简雅的脸庞露出泛苦却迷人的笑容,“我知道我想你呆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她拒绝他也好、不原谅他也好、这一次他不会再轻易地放开她。

    简雅望着他,一味地摇头,最后扑进他的怀里。她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,她知道。而现在,有更多的话──他想对她说的、她想对他说的都被湮没在雪里。

    冬天再漫长,春天终是要来了。

    两年后。

    “啊!詹子杰!你别这样……我真的忍不住了!”简雅一边娇喘一边压低声音埋怨。

    “忍不住什么?”詹子杰笑问,下身的粗物不停歇地捅着简雅,双手也不偷闲地抓着简雅两团乳球转圈挤弄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明知故问!”简雅挺腰承受着他凶悍的戳刺,他一下下地插得好深好猛……简雅忿忿地瞪了他一眼,“我真的要叫出来了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叫,我最喜欢听了。”詹子杰不以为意,在她身上继续动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!嗯啊……简珞会听到的!”简雅嘴上虽这么说,双腿却勾紧詹子杰,脚跟摩挲着他性感的屁股,这种防备隔墙有耳的做爱不是第一次了,令人羞耻却也非常刺激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搬出去吧”詹子杰不忘趁火打劫,提出建议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妈要我看住他,又能省房租,一举两得”简雅嘟起小嘴立即驳回。

    省房租才是重点吧?两年前因为砸车事件,又考虑到学费还有要和简雅一起生活的花销,詹子杰联系了爸妈,爸妈每年给他寄来的钱款他都转到和简雅共用的联名账户上。谁知简雅成了个周扒皮似的管家婆,不仅守着小金库还蹭着简珞。

    “好,都听你的!”詹子杰嘴上答应,下身的兄弟却倔强地捣弄着简雅的花径,越发猛烈地撞击着她的花心。

    简雅察觉到詹子杰故意使坏,可被他操得身子软得似滩水,嗯嗯啊啊地叫了几下求饶,“啊……其实如果……你能像老哥那样烧一手好菜……嗯……我们可以搬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詹子杰一听两眼放光,啄着简雅的小嘴保证,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简雅讨着便宜,睁着明媚的大眼笑看詹子杰,“我还有个好消息噢!我的IB学分都转了,能直接上大二的课程耶,你要加油咯!”

    詹子杰一听再也忍不住低吼,“简雅──做爱专心点!”她不需要这么刺激一个明明比她大一岁却还在IB课程里苦苦挣扎的男人吧!

    “我很投入呀!”简雅笑呵呵地爬起身推倒詹子杰,挺握住他粗大的小弟弟对准自己湿嗒嗒的小穴猛地坐了下去,詹子杰立即满足地哼出声,简雅看在眼里调皮地笑了笑,“是不是很舒服?”

    “……继续”

    “舒服就叫,我也最爱听了。”简雅上上下下地吞吐起詹子杰的肉棒,还不忘俯身咬他的乳头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简雅,你这该死的小妖精!”

    今晚注定又是一场激烈的肉搏战~

    ——*——

    他一直是個不肯多想的人,卻忘了很多事物和他一樣,都有層面棱角。當身邊的人告訴他,他以前的女人有多厲害,神不知鬼不覺地竟把Keith迷得暈頭轉向,他沒響。當Sissi指著她的鼻子罵的時候,他還是沒響。

    他信了所有的人,唯獨她。詹子傑望著觀後鏡裏的自己,仿佛是個哭泣的小醜,滑稽而醜陋,卻張牙舞爪地嘶笑,“你錯了”

    未讀的400多封郵件,沒有一封是她的,全是系統郵件、垃圾郵件還有一封是詹明的。如果不是要交作業,如果不是懷著自己都說不清的希冀去查看,他還會像個傻子一樣地過下去,一個自以為是、節省到不肯在住處裝網絡的傻子。

    那個假想敵扭捏地吐著苦水卻大方地送上祝福。他不需要他的祝福,她都走了。讓她遭受了那麽多的他,沒有資格。

    詹子傑打開車門,走進酒吧。

    關啟峻擡起醉眼,滿不在乎地瞄了眼詹子傑繼續灌酒,酒是他永遠不會換也不怕得不到的伴侶,而女人,呵呵,算了。

    詹子傑一把將他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關啟峻撫著胸搖搖晃晃,“廢話少說點”

    詹子傑拉著他往墻上一丟,“我來是告訴你,你的那輛破車停在你家門口,還有這是修車費,藏好別丟了。”詹子傑將一疊紙幣往關啟峻臉上甩了甩,塞進他的褲子口袋。

    “唷!有錢買車了?不錯、不錯……”關啟峻不停地點頭傻笑,在詹子傑轉身離開的瞬間反倒抓住他,“就這麽走了?你說那女人腦子是不是有毛病?我真的想不通……她有病!”關啟峻發起酒瘋大嚷大叫。

    “病得不輕的人是你。”詹子傑狠狠地甩開他,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Marbsp; Break過了地上還是鋪著厚厚的一層雪,簡雅小心翼翼地踩著雪地往教學樓走去,奈何臃腫卻不防滑的Ugg踩到一塊冰,整個人一歪差點摔個四腳朝天,這時一雙有力的手扶住她。

    “小心點”耳邊響起溫柔的聲音。

    簡雅擡頭望去,不知是雪地裏的陽光太刺目還是冷冽的空氣吹進了眼睛,視線一下子模糊起來。

    “嗨,簡雅。”那句記憶裏的開場白……

    他怎麽會來這裏……她都快把他忘了,真的再過很短、很短的時間就能把他忘得一幹二凈了。

    “我來這讀IB──”那張漂亮得讓人無法直視的臉龐扯起暖暖的笑靨,“還有找回我最重要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音剛落,她就沒出息地哭了出來。詹子傑一把抱住簡雅,將她用力地壓進懷裏,力道大得仿佛要揉碎她,他一邊撫摸她柔順的長發,一邊細細地吻著她的額頭呢喃,“對不起,真的對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聲聲的對不起就如催淚彈,讓簡雅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兩人就這樣抱著很久,很久。

    直到她的嗚咽聲啞得聽不見,詹子傑松開她開口低嘆,“對不起,很多話我不會說出口,但是──”

    他頓了頓,吸了吸鼻子,胡亂地抹了下臉,捧起簡雅的臉龐露出泛苦卻迷人的笑容,“我知道我想你呆在我身邊。”

    她拒絕他也好、不原諒他也好、這一次他不會再輕易地放開她。

    簡雅望著他,一味地搖頭,最後撲進他的懷裏。她知道他就是這樣的人,她知道。而現在,有更多的話──他想對她說的、她想對他說的都被湮沒在雪裏。

    冬天再漫長,春天終是要來了。

    兩年後。

    “啊!詹子傑!你別這樣……我真的忍不住了!”簡雅一邊嬌喘一邊壓低聲音埋怨。

    “忍不住什麽?”詹子傑笑問,下身的粗物不停歇地捅著簡雅,雙手也不偷閑地抓著簡雅兩團乳球轉圈擠弄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明知故問!”簡雅挺腰承受著他兇悍的戳刺,他一下下地插得好深好猛……簡雅忿忿地瞪了他一眼,“我真的要叫出來了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叫,我最喜歡聽了。”詹子傑不以為意,在她身上繼續動個不停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!嗯啊……簡珞會聽到的!”簡雅嘴上雖這麽說,雙腿卻勾緊詹子傑,腳跟摩挲著他性感的屁股,這種防備隔墻有耳的做愛不是第一次了,令人羞恥卻也非常刺激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搬出去吧”詹子傑不忘趁火打劫,提出建議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媽要我看住他,又能省房租,一舉兩得”簡雅嘟起小嘴立即駁回。

    省房租才是重點吧?兩年前因為砸車事件,又考慮到學費還有要和簡雅一起生活的花銷,詹子傑聯系了爸媽,爸媽每年給他寄來的錢款他都轉到和簡雅共用的聯名賬戶上。誰知簡雅成了個周扒皮似的管家婆,不僅守著小金庫還蹭著簡珞。

    “好,都聽你的!”詹子傑嘴上答應,下身的兄弟卻倔強地搗弄著簡雅的花徑,越發猛烈地撞擊著她的花心。

    簡雅察覺到詹子傑故意使壞,可被他操得身子軟得似灘水,嗯嗯啊啊地叫了幾下求饒,“啊……其實如果……你能像老哥那樣燒一手好菜……嗯……我們可以搬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詹子傑一聽兩眼放光,啄著簡雅的小嘴保證,“沒問題!”

    簡雅討著便宜,睜著明媚的大眼笑看詹子傑,“我還有個好消息噢!我的IB學分都轉了,能直接上大二的課程耶,你要加油咯!”

    詹子傑一聽再也忍不住低吼,“簡雅──做愛專心點!”她不需要這麽刺激一個明明比她大一歲卻還在IB課程裏苦苦掙紮的男人吧!

    “我很投入呀!”簡雅笑呵呵地爬起身推倒詹子傑,挺握住他粗大的小弟弟對準自己濕嗒嗒的小穴猛地坐了下去,詹子傑立即滿足地哼出聲,簡雅看在眼裏調皮地笑了笑,“是不是很舒服?”

    “……繼續”

    “舒服就叫,我也最愛聽了。”簡雅上上下下地吞吐起詹子傑的肉棒,還不忘俯身咬他的乳頭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簡雅,你這該死的小妖精!”

    今晚註定又是一場激烈的肉搏戰~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