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高辣浓情 > 东风着意 > 第十二章·岁夕夭夭

第十二章·岁夕夭夭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几场大雪落罢,便是年关。

    虽不过是个小小修撰,瞿先的交际应酬也未曾少多少。于以后他是有其他打算的,很多事要早早经营起才是。

    因着这份忙碌,陶稚的夜间睡眠方安稳了些。自打他哄了自己穿他的衣服之后,他们的恩爱似乎越发胡闹了。陶稚觉得荒唐,可又不能否认自己在那场场情事中体味到的蚀骨欢愉。那样的销魂欲求,在二人相拥而眠的静夜、在肌肤相触的任一瞬间、在思念他的每一刻,都如魔魅般不经意漫上心头。

    她总是无法拒绝他啊,甚至还很是喜欢。这样的思绪让陶稚觉得羞惭与慌乱,哪怕无法阻止脑袋与身体想他,她也觉得停一停恩爱,静一静心思为好。

    陶稚已然做好准备,哪怕是瞿先求欢,也要端起架子制止他。只是她忘了一点,他将她宠出脾气,亦将她的身子养得敏感到离不了他。

    他的大手撩拨几下,她就化成了一汪春水。

    如此倒真是不知心恨谁了——怪自己不争气也罢,怪他坏坯子也罢,到底又是一夜春宵,欢愉尽夜。

    又能如何呢?左不过半推半就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除夕夜。

    祭拜了父母先祖,放了些爆竹应景,瞿先早早地便把陶稚带回了屋里。家中主子只他们二人,虽说是年夜里团圆饭,也不过比平常多了两道罢了。而年节佳景,陶稚终究又被瞿先哄着饮了几杯酒。

    守岁守岁,这却又守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上元灯会。

    瞿先亲手为陶稚扎了一盏灯,走马轮转,灯影明暗,灯面上是并蒂花比翼鸟。

    制灯的男子领着提灯的姑娘穿行在长街上,冰河面,城门楼。

    天心月圆。

    梅花开罢,便有东风自园中过。

    第一抹春就藏在这东风里,悄然催开枝头第一朵花,催发枝上第一片叶。

    或许还会是在某年的春日,它将一颗种子啊,悄悄吹发芽。

    【全文完】

    后记

    很遗憾也很开心,这一篇故事就到这里了。不足三万字写了快两周的我呀,确实是个废柴呢OTZ。

    本来呢,我是计划写到十三章完结的,想好的章节名便是《夭夭》——因为十三幺嘛【什么鬼】。只不过只是写二人的相处,再往下我有些无话可说的感觉,硬写的话总觉得要重复了。到底是笔力不健,那么就到此为止吧。其实故事已经圆满了呐。所以就不要嫌弃这最后一章的短小,以及我的烂尾辣QAQ。

    另:这篇的简介是我的恶趣味,很黄暴的,不晓得你们看出来了没【捂脸】。

    这篇算是个小练笔,说实话毛病蛮多。人物性格还是有些混沌,故事主线不明,更重要的出场人物太少,内容很单调。下一篇的时候,我会努力改掉这些毛病,要进步进步进步耶~说到下一篇,虽然不会马上更,但我会先放个封面与文案,大家可以瞅瞅~会是跟这篇不一样的风格哟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要谢谢大家的支持与留言,看到夸男主合胃口、夸这篇甜的留言让我好开心呀~这块小小的甜饼能带给你一些快乐,这是我的荣幸呐,:D。

    我们有缘下本再见,啾咪。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算是个小弥补——放一首我去年写的艳词给大家看啦(   ω   )

    临江仙(画屏春)

    第一厢风月暂住,薄罗朱樱新荔。雪脂腻问掌堪掬?颤颤可怜处,“嗔郎何羞奴。”

    最爱眠宿软香居,探幽谷濯芳露。我有卿卿绵无骨。曼声啼娇娇,慵慵意最妩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