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高辣浓情 > 潜规则 > 番外三 怀孕期间 老婆问的送命题该怎么答(

番外三 怀孕期间 老婆问的送命题该怎么答(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贝格怀孕四个月了。
    前不久在公司不小心摔了一跤,万幸的是人和孩子都没事,但还是把杜审言吓坏了,两人决定等生完孩子后贝格再回去上班。
    现在,贝格的日常就变得和小猪一样,在家吃了睡,睡了吃。
    杜审言其实知道贝格不太想这么早就在家待产,但为了宝宝她也应了。
    怕她在家太无聊,他根据贝格的兴趣给她请了个插花师。
    怀孕后贝格变得很嗜睡,早上一般起不了早床,所以杜审言把上课时间定在了3点,一个半小时的课。
    这样,贝格上完课,休息一会儿,杜审言就能回家陪她。
    公司上下班时间原本是96点,杜审言自己把作息调为85点,为的是既能不耽误工作又能早点回家陪着贝格。
    又是在家睡到自然醒的一天。
    贝格在被窝里伸伸懒腰,习惯地先摸摸自己微鼓的肚皮,和宝宝道早安,然后再起床洗漱。
    一般这时候她手机里已经有几条杜审言发来的信息了,什么内容都有,比如说说他早上吃的早饭,或者去公司路上遇到的事等等,就是和她瞎聊天。
    贝格最近懒得很,不爱打字,总是回复他语音,告诉他自己刚起床,自己做了什么梦,宝宝今天怎么样。
    回完杜审言信息,贝格开始洗脸,等她站起身看向镜子的时候,她摸了摸自己的脸,一掐都能掐起一堆肉了。
    她是不是胖了
    这样想着又撩起睡裙看看自己的腿,还是细的,好像没胖
    纠结完胖瘦的问题,她又凑近镜子看自己,啊,怎么觉得变丑了
    怀孕后贝格没再化妆,没去做脸部按摩,没去购物,一切青春美少女的活动都暂停了。
    不不不,是错觉,错觉。
    安慰完自己,贝格下楼吃饭。
    但觉得自己变胖变丑的想法已经开始扎根,而这颗怀疑的种子在下午上课的时候开出了花。
    插花老师是个很温柔的中年妇女,下午刚上课先是轻轻抱了贝格一下,笑着对她说:长肉了,挺好挺好,之前太瘦了。
    贝格觉得一点都不好,她跟着插花老师上课才没多久,老师就能看出自己在横向发展了...
    整个下午她上课都心不在焉。
    安排课程前,杜审言给她选了好多适合准妈妈的课,比如插花、画画、瑜伽什么的,当时她觉得做瑜伽太难,学画画坐太久,就选了插花。
    她好后悔,应该选个瑜伽的,现在都胖成球了,呜呜。
    杜审言下班回来看到的场景和往常不一样,以往都是贝格坐着看看电视,今天是她正绕着客厅散步。
    上前抱住她,在她唇上亲了亲:在干嘛?
    散步啊。贝格搂住他的脖子回亲,结果在他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大脸,赶快松开他。
    杜审言觉得奇怪,又抓回她:怎么了?
    嘿嘿,没怎么啊。
    两人在一起久了,对方撒没撒谎肯定是知道的,但杜审言没细问,最近贝格情绪比较敏感。
    贝格拉他在沙发上坐下,自己站他双腿间给他按摩太阳穴。
    这是夫妻俩的日常交流时间,两人会说说自己一天都干了什么,遇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。
    但是今天等杜审言说完自己,贝格却很安静。
    杜审言斟酌半天,把人拉自己腿上坐着:真的没事
    贝格看着他,嘟了下嘴,欲言又止。
    这动作在杜审言眼里那真是可爱到爆炸,又逮着人亲了亲:说说
    耐心地哄着她,等她说出烦恼。
    最后贝格破罐破摔:我,我是不是变丑变胖了。
    这个终极送命题终于被杜审言给遇上了。
    贝格刚怀孕的时候,他就开始搜集各类准爸爸该怎么做的知识,其中也包括怀孕期间,老婆问的各种送命题。
    贝格看他仔细盯着自己看,更不好意思了,正想松开他跑远,就听他说:我怎么觉得你又漂亮了呢?
    如果单单只是这句话,贝格可能还会觉得他只是在安慰自己,可是杜审言开始全方位夸她。
    宝宝,你看啊。最近都早睡,而且睡眠充足,饮食上还照着营养师配的餐在吃。你看看你的皮肤多好了,你再摸摸我的,糙不糙
    你再看看你的唇色,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好看吗?
    我得承认,脸上确实有点肉了,可是看起来更健康更好看了。
    杜审言把贝格从头夸到脚,虽然贝格知道有安慰她的嫌疑,可是怎么听怎么觉得他说的是对的。
    嗨呀,好开心。
    你之前不是想涂指甲油吗?今天我让陈助理买了孕妇专用的,我给你涂。杜审言从包里拿出一个袋子,然后牵着人上楼。
    贝格有孕肚了,她很少再做弯腰的动作,怕压着孩子,所以也没敢自己弯腰够着给自己涂指甲油。
    杜审言让她坐床边,自己在地上坐下,拖着她的脚给她涂指甲油。
    贝格看着正低着头的杜审言,心头一软,觉得自己天天无理取闹,明明杜审言工作一天很累了,回到家还要照顾自己。
    言言,我是不是很烦人呀?
    涂完一只脚,他在人脚背上亲了一口。
    谁说的谁说我老婆烦人我老婆天下第一可爱,喜欢她还来不及呢。
    另一只脚也涂完了,正想起身放东西,被贝格拉住领带亲,唇舌交缠地亲,不是之前那样碰碰嘴皮就完事。
    贝格很热情,勾着他深吻。
    因为贝格怀孕,杜审言很久没有碰过她了,现在一撩就起了火。
    小心地抱着贝格让她在上面,撩开睡裙边亲边扯掉她的内裤,把手指插进去。
    等她适应得差不多了,便扶着下身顶进去。贝格按着他的肩,一上一下来回坐起坐下,让肉棒在里面打转。
    照顾着肚子里的宝宝,两人都不敢使大力气,不过动作轻柔又另有一番乐趣。
    “宝贝儿,你不觉得你又变紧了吗?”杜审言又跟她说了一个优点。轻轻将贝格放在床上,自己避开她肚子,往下面撞。
    不仅紧,水也变多了。
    一抽一插间,总有噗嗤声响起。贝格腿张得很开让杜审言更好进入,可他偏要勾起她一条腿搭在他肩上。
    虽然动作放慢了,但杜审言次次都进的很深,他好像爱上了这种放慢版运动。
    肉穴又湿又滑,完全不费力就能挤进抽出,肉壁挤压着肉棒十分舒服。
    贝格想亲他,他弯下腰逗弄她,让她伸出舌头追着自己。
    大掌握住她的胸用力揉按,耳边是一声又一声的呻吟。
    许久不做,贝格变得更加敏感,很快就高潮了。杜审言按着她的手,继续弄她,他小腹上都被喷上了几滴,之后顶得咕唧声更大。
    “宝贝儿,换个姿势。”杜审言还是怕自己没轻没重压着她肚子,想让她侧躺着,从后入。
    掰开她一条腿,再次挤进去,耸动臀部,顶操她。
    他就附在贝格耳后,故意发出愉悦的声音,一声重过一声。
    “很舒服。”杜审言用气声说。
    杜审言憋了很久,一定不会很早就出来,可是贝格体力渐渐跟不上了,收腹夹紧小穴增加他的快感。
    “累了?”他问。
    “有,有点。”
    杜审言抬头看了看床头的钟,“宝贝,才八点。”他不会太早放过她。
    “可是,宝宝想睡了。”贝格耍赖,拉过他的手摸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。
    杜审言顺势在上面打圈,他坏笑着问:“你说,宝宝现在知道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吗?”说完就顶到深处。
    “你别跟宝宝说这些。”贝格恼羞成怒,拍了他一下。
    “那你摸摸我。”带着她的手摸到两人交合处,手指在不断滑动的肉棒上划来划去。
    后来两人又换了不少姿势,最后是贝格用胸夹着,他才释放出来。
    清洗完,两人躺床上,贝格往杜审言怀里钻,抬头亲在他下巴上:“我爱你,孩子ta爸。”
    杜审言无声笑着,回亲在她额头:“晚安,孩子ta妈。”
    作者说:哇哦~第一本书完!结!啦!很感谢小伙伴们的陪伴~有两个小可爱几乎天天投珠珠留言,太感动了,爱你们(づ ̄3 ̄)づ有缘我们下本书再见哦~~~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