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武侠仙侠 > 九叔的掌门大弟子 > 第三百零八章:兄弟情深

第三百零八章:兄弟情深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看见陈凡这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样子,二月红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,陈凡的身影,就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。
    而此时因为有事去办,这才刚刚回来的老管家,在一进门,正好和陈凡打了一个照面,就是这一照面,差点没把他给吓得坐在了地上。
    “少爷,您没事吧?刚才的哪位爷,他没有难为您吧”在陈凡走出了门口之后,老管家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走进了客厅,在看见端坐在主位上的二月红无事之后,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    “怎么了,老管家,您是认识刚才的哪位爷吗?他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二月红一看老管家的样子就知道,他肯定是认识陈凡的。
    “怎么,刚才的哪位爷,没有和您说出他的身份吗?”一听二月红这么问,老管家反而有些犹豫了起来,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,自己在此时,到底应不应该暴露陈凡的身份。
    “老管家,您要是有什么话,就直说吧,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。”(听了二月红的话,章小哥心里莫名的想着,他是什么时候,和二月红成了自己人的。)
    “这,哎;也罢,事到如今,我也就不瞒您了,刚才的哪一位,就是天道门的前一位掌门,现在的玄清真君啊。”老管家见二月红实在是想知道,而且他也怕,自己的这位少爷,因为不知道陈凡的身份,而得罪了他,所以在考虑了过后,还是决定将陈凡的身份,告诉了他们。
    “什么?您说刚才的那个人,就是天道门的玄清真君?这怎么可能,老管家,您不会是看错了吧。”很显然,二月红在这一时之间,也是有些转不过弯来的,毕竟此时的陈凡,在世间的传说之中,已经被彻底的神话,所以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刚才那个坐在这里,和他们说话的人,竟然会是玄清真君本人。
    “哎,少爷,我是不会看错的,虽然老奴也只是在十几年前的时候,随老家主参加霍家的婚礼时,有幸的见过玄清真君一面,可是他这样的人物,只要是见过一次的人,恐怕就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,而且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年,但是玄清真君的样貌,却是一点也没有改变的,在这种情况下,我又怎么会认错呢?”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师傅,您竟然和玄清真君称兄道弟的,您可真牛啊?”好吧,此时的陈皮,还是一个不晓世事的孩子。
    “什么?少爷,您真的和玄清真君称兄道弟了?这,哎;祸事啊。”听了陈皮的话之后,老管家差点没有直接晕过去。
    “额,老管家,您别听陈皮胡说八道的,这只不过是真君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,而实行的便宜之计罢了。”看到老管家的反应,二月红还真怕他给急出病来,所以连忙安慰他道。
    “呼,那会好,陈皮,你小子记住了,你今天没有见过玄清真君,玄清真君也没有来过我们家,你知道了吗?”老管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连忙开始嘱咐起了陈皮来,就怕他年纪小,出去以后乱说话。
    “啊,老管家,这是为什么啊?叫大家都知道我们和玄清真君有关系,这不是很好吗?”因为年纪的关系,此时的陈皮,显然是有些不能理解老管家的顾虑的。
    “陈皮,老管家说的是对的,要是我们真的和玄清真君有关系,那么你在外边怎么说都行,可是玄清真君这次来,很明显就是冲着章兄弟来的,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交情可言,你要是在外边乱说,要是传到了天道门的耳朵里,那我们红家,恐怕就要受到责罚了。”
    二月红很知道自己这个弟子的脾气,你别看他的年纪还小,可是脾气却很倔的,像这次的事情,你要是不把事情的利害关系和他讲清楚,恐怕他就是表面上答应了你,但是在背地里,他还是会该怎么做,就怎么做的。
    “啊,有这么严重啊,哦,那我知道了。”陈皮虽然生性顽劣,但是他本身就生活在天道门的势力范围之下,所以对于天道门的敬畏,还是一点也不少的。
    “红兄弟,这次因为章某的事情,连累贵府了,不过你放心,我现在就去天道观自首,要是天道门一定要追究的话,那么章某人会一力承担的。”在知道了陈凡的身份之后,章某人也认识道,自己可能遇到大麻烦了,所以他也不愿意再连累二月红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章兄弟这是什么话,我二月红也不是怕事的人,而且事情也没有你想到那么严重,刚才玄清真人走的时候,不是还说要送你一套房子吗?既然玄清真人都这么说了,我想这件事情,也就算是过去了。”
    二月红听章岐山这么说,认为这次自己没有交错朋友,所以也把自己的分析,告诉了他,为的就是加他安心。
    他们这边正说着呢,外边的门房,就进来通报说,有天道门的修士来访。
    “敢问哪位是章小哥啊?”被红府的下人迎进大厅的道士,也没有废话,直接就直奔主题的问道。
    “在下就是,不是知道。”章岐山还以为他是来问罪的,所以马上就挺身而出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章小哥你不用紧张,我只是奉命来给你送一张房契罢了,既然你是本人,那么你就收好吧,贫道这就告辞了。”天道观的修士,显然也不愿意和这些“凡人”打交道,所以放下房契之后,马上就走了。
    “额,师傅,这天道门的修士,都是这么的潇洒吗?”陈皮看他们都是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样子,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的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怎么样,章兄弟,我没有骗你吧,我就说吗,既然玄清真君没有把你怎么样,那么这件事情,也就算是了了的。”看见天道门的修士走了以后,二月红高兴的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    “额,这,哎;还是玄清真君大度啊!”看着手中的房契,章岐山的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感动了,不管怎么样,自己在这常沙城里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家了。
    “章爷,我看看这玄清真君,送了您哪里的房子啊?”陈皮还是年纪小,所以关注的事情,和别人都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 章岐山是个彻彻底底的外乡人,对于常沙城,他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的,所以既然陈皮要看,他就把自己手上的房契,交给了他。
    “啊,这;这不是我们隔壁的宅子吗?”陈皮一看章岐山递过来的房契,立马就惊呼了起来。
    他们红府傍边的宅子,无论是在面积上,还是在规模上,都是一点也不比他们红府小的,那里原来也是常沙城里的名门望族的祖宅,只不过在灵气复苏之初,这个宅子就被一个小门派,以极低的价格给“买”了去。
    只是后来没有过多久,这天道门就正式的崛起,原来的这些小门派,又纷纷的迁移到了别处,所以这个宅子,也就空了了下来,在常沙城里,像这种的资产,还是有很多的,也不是没有人打过他们的主意,只不过这些资产,目前都在天道门的手里,所以从来也没有人成功过罢了。
    “哦,哈哈哈,这位玄清真君,可真是位妙人啊,章兄弟,看来我们以后,可能要成为邻居了。”二月红一听陈皮的话,就知道他说的是哪个宅子,所以连忙的就开始打趣起了章岐山来。
    “额;那好吧,有道是远亲不如近邻,红兄弟,这以后在常沙城里,还请你多多的关照啊!”陈凡的表态,彻底的去了章岐山的一件心事,所以他竟然很少见的和二月红开起了玩笑来。
    原本一直担心的老管家,看到这里,也很欣慰的笑了,自己的这位少爷,从小就有些性格孤僻,所以也没有几个朋友,这次的事情,虽然经历了一些风险,但是能叫他交到一位知心好友,在他看来,也是值得的。
    二月红的家里,正在上演着一出大团圆的“结局”呢,而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的陈凡,却还在为他已经顺利的完成了此行的目的,而感到高兴呢。
    从章岐山的身上,他终于弄明白了,在这个世界上血脉之力的具体用法,他以前一直以为,这个世界上的血脉之力,是由内向外激发的力量,而通过这次他对于章岐山的“实验,”他终于明白,事实和他想的正好相反。
    这个世界的血脉之力,是不显于外的,虽然有它的存在,会对修士的修行,起到一定的帮助,但是却不会直接提升修士的战斗力。
    而要是想要激发血脉之力,从而形成战斗力的话,那就需要一定的媒介的帮助了,像章家的纹身,就是起到了一种媒介的作用,他们之所以可以激发自己的血脉之力,就是因为,他们的纹身,和自己的血脉之力很吻合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