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武侠仙侠 > 九叔的掌门大弟子 > 第三百五十二章:绝密任务

第三百五十二章:绝密任务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因为有二月红的一些老底子,再加上陈皮这些年来的“巧取豪夺,”所以在经过了处理之后,陈皮的资产还是很丰厚的。
    因为陈皮身在狱中,所以他自己肯定是无法操作这些事情的,所以他很郑重的,把积德行善的事情,委托给了章岐山。
    之所以说是很郑重的,是因为,为了这件事情,他们还通过了书面的形势,形成了一份协议,并且还在天道观里进行了备案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将做善事所得的那些功德,尽可能的算在陈皮的身上。
    陈皮的身家虽然很丰厚,但是要是没有计划的乱来的话,恐怕也是办不了多少的事情的,所以为了能够尽可能的抵消陈皮的罪孽,章岐山也算是煞费了苦心的。
    他将陈皮的财产一分为二,其中一部分,作为陈皮的赔偿,章岐山按照陈皮自己的回忆,将这一部分的财产,赔偿给了那些“苦主们。”
    天道至公,讲究的是赏罚分明,陈皮虽然为恶,但是要是那些“苦主”也从心里面原谅了他的话,那么他的罪孽,也是会减轻很多的。
    为了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,章岐山不仅亲自的将这些赔偿送到每一个苦主的手中,(没有苦主的,就送给了家属)而且还帮着陈皮说了不少的好话,就好像什么;陈皮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,什么他已经幡然悔悟了啊之类的,反正就是陈皮怎么凄惨怎么悔悟了,他就怎么说。
    华夏的百姓都是很善良的,所以很多人在听了章岐山的话;并且得到了赔偿之后,也就在自己的心中原谅了陈皮,这也使得陈皮身上的罪孽少了很多。
    而陈皮的另外一部分财产,则被章岐山给换成了粮食和被褥还有有些常用的药品,不管在多么繁华的地方,都是有着穷人的存在的。
    虽然天道门将自己的地盘治理的很好,但是每年都会有很多外边的人,逃难来到天道门的地域,而这些人的生活,在一开始的时候,往往都是很艰苦的。
    当然了,按照天道门的规矩,只要你愿意干,那么是不会出现饿死人的事情的,但是人都是有个三灾六难的,要是这些人碰上了生病一类的问题,那么他们的生活,就会出现不可预知的危机了,而这种时候,陈皮的另外一半财产,就有了它的用途。
    章岐山用这些财产,救助了那些出现问题的家庭,不止如此,他还会将陈皮的名字告诉他们,叫他们知道,这些东西,是怎么来的,佛家说;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陈皮的这些财产,说不得救了多少人的性命,所以也为陈皮带来了很多的功德。
    这半年多以来,章岐山都在忙碌陈皮的事情,他的这些举动,自然是瞒不过二月红他们的,丫头也很快就从陈皮哪里,知道了他这样做的原因。
    二月红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,那么他自然也是不会什么也不做的,所以很快,他们就拿出了自己的一部分积蓄,以陈皮的名义,做起了善事,不管怎么样,陈皮也是自己的弟子,有道是;教不严师之惰,陈皮走到今天,二月红一直都认为,自己也是有着一定的责任的。
    “红兄,您的心意,我相信陈皮会从心里感激的。”二月红的动作,自然是瞒不过掌管着常沙城治安的章岐山的,所以这一天,章岐山也专门过去帮了帮忙。
    “哎,章兄,比起你来,我这个做师傅做的还是不够啊,不管怎么说,陈皮走到今天,我也是有着一定的责任的。”二月红有些惭愧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红兄,陈皮走到今天,完全都是他咎由自取,和你是没有什么关系的,所以红兄,你也不要多想。”章岐山见此,也只能是安慰一下。
    “章兄,陈皮的时间不多了吧,他的功德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?”二月红知道,自从章岐山开始为陈皮赎罪之后,每个月他都会去查一下陈皮的功德和罪孽的数量。
    “嗯,红兄,你也是知道的,天道门一直延续的就是秋后问斩的惯例,所以陈皮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就要被问斩了。”陈皮的运气还是比较好的,因为他犯事的时候,正好错过了秋后的时间,所以他才会有这么多时间来赎罪。
    “是啊,章兄弟,陈皮的罪孽还有多少啊?”丫头也很关注这个问题。
    “我上个月刚刚查过了,陈皮的罪孽,在经过对苦主的赔偿之后,已经少了一千多,现在还有六千左右,至于功德,在经过这半年多以来行善之后,也已经增加到了二千之数,按照抵罪的原则,陈皮的罪孽应该还有四千左右。”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章岐山并没有隐瞒二月红夫妇,毕竟他们和陈皮的关系很不一般,如今又在为陈皮“奔走,”所以自然也是有权利知道这些的。
    “啊!还有如此之多吗?那章兄弟,那陈皮还来得及吗?”丫头一听陈皮还有四千多的罪孽,不免就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    “是啊,章兄,您为他奔走了半年多的时间,也只是消减了他三千的罪孽,这还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,陈皮那里。”在听了章岐山的话之后,就连二月红也有些着急了。
    “哎,事到如今,我们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,至于最后的结果怎么样,那就要看陈皮的命了,不过二位也不用太过担心,毕竟到时候还有章某在呢,要是到时候陈皮的功德不够的话,那么自有章某以自身的功德来为他补齐。”章岐山为了安抚二人,就将他自己的打算给说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啊;这怎么行啊,章兄,要是要找人抵罪的话,那也应该是我这个当师傅的来啊,再说了;这半年多以来,你已经为陈皮做的够多了,我们又怎么能叫你来用功德相抵呢?”二月红听了章岐山的话之后,立马就反对道。
    “是啊,章兄弟,我们不能用你的功德。”丫头也不同意道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二位,我们现在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,不到最后时刻,我们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变化,所以我们现在说这个,还是有些为时过早的啊?”章岐山见二人一脸的坚定,也就只能是岔开了这个话题。
    章岐山以还有公务为名,并没有和二月红夫妇多聊,在说了几句话后,就先走了。
    “夫君,你说章兄弟说的是真的吗?”丫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,但是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。
    “哎,陈皮这辈子能遇到章兄,恐怕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。”二月红并没有回答丫头的话,因为他知道,章岐山刚才只是在安慰他们罢了。
    离开了二月红夫妇的章岐山,很快就来到了天道观,是的,他说是有公务在身,其实本来就是一个借口罢了,他之所以会这么急着走,一来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和两个人说下去,二来也是想要过来问问傲天龙,有没有什么办法,是可以快速的增长陈皮的功德的,毕竟陈皮的时间,确实是不多了的。
    “嗯;你想要快速的获得功德?怎么,你还没有放弃以自己的功德,来为陈皮抵罪吗?据我所知,你在这半年的时间以来,已经帮陈皮消减了一半的罪孽,以一个朋友来说,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也够意思了。”傲天龙一听章岐山的话,就知道,他还没有放弃原本的想法。
    “观主,您也是知道的,陈皮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所以我要是想要救他的话,就必须要在一个月之内,得到足够多的功德,所以还请您指点。”章岐山还是坚持己见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要是你昨天来问我这个问题,我很可能会告诉你没有办法,但是你的运气不错,现在有一个机会,不止可以达到你的目的,而且你要是完成了的话,还可能不用你出一分功德,就能救得了陈皮。”
    “啊,竟然还有这种好事?观主,还请您示下。”章岐山那会放过这种机会,所以马上就激动的问道。
    “你先别着急答应,这件事情乃是天道门的绝密,所以在不确定你能不能完成之前,我是不能告诉你到底是什么事情的,现在我只能是给你一个机会,至于你自己能不能把握的住,那就要看你自己的了,不过我还是要事先提醒你一下,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所以这件事情,还是有着一定的危险性的,你现在还确定要参加吗?”
    “是的,观主,岐山还愿意参加。”在知道有办法在不损自身功德的情况下,就能救下陈皮之后,章岐山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,毕竟功德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,也是不言而喻的。
    “嗯,那好吧,那你今天先回去交代一下,明天再过来报道,这次的事情,应该会耽误一些时间,所以你回去之后,一定要交代清楚了才行。”
    “是,观主,那我先回去了,呵呵呵,其实岐山也没有什么好交代的,在常沙城里,我除了几个朋友以外,就是一个孤家寡人。”
    章岐山从天道观出来之后,先去了一趟常胜军的驻地,将自己离开之后的军务,都交给了自己的副手,按说身为常胜军的统领,他是不可能长时间的不在的,只不过这次他有着天道观的命令,所以自然是没有问题的。
    在安排好了常胜军的军务之后,他那里也没有去,而是直接就回到了自己的章府,在回家之后,他立马就叫管家,前去邀请了二月红、谢九爷还有吴老狗,今晚上来他的府里赴宴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章兄,你这个铁树也会开花,这可真是难得一见啊?”吴老狗一来到章府,就开始打趣起了章岐山。
    因为章岐山是孤家寡人的关系,所以在往常喝酒的时候,他们都是去二月红或者是谢九爷的家里的,就是再不济,吴老狗那里,他们也去过几次,但是章岐山请客喝酒,不是在酒店里就是“借花献佛,”这么多年来,他还从来没有在自己的家里请过客呢。
    “是啊,章兄弟,你今天是怎么了啊,竟然会请我们来家里喝酒,你是不知道啊,在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是有多么的吃惊,要不是过来的人是你的管家的话,我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呢?”随后进来的谢九爷,也少见的和吴老狗站在了“同一战线上。”
    “唉;我说你们两个不用有这么大的意见吧,不过就是个喝酒的地方而已,你们用得着这么少见多怪的吗?”在听了两个人的打趣之后,章岐山也不生气,反而直接就给他们怼了回去。
    “岐山兄,这也不怪他们两个少见多怪的,毕竟就是我也被惊了个不轻啊,要不然的话,我的家离得最近,也不会最晚才来啊。”不用说了,这次进来的人,当然就是二月红了。
    “我说你们几个啊,哎,我真是交友不慎啊!”见他们几个人都是如此,章岐山也知道,自己在嘴上是赚不了什么便宜了,所以也只能是直接就感叹着自己交友不慎了起来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