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高辣浓情 > 冥王囚亲(1v1,h) > dαňмⒺιs.⒞οм 第三十八章天赋

dαňмⒺιs.⒞οм 第三十八章天赋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好烦啊,又被师傅罚去扫大门了,连法力都不能用,这么多雪又要扫到什么啊?萧渭阳内心不爽的很,但是碍于师傅的威压,手却是很勤快地动着。
    雪已经没过了他的小腿了,每一次行走都要费他很大的力气。
    忽然,萧渭阳的脚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。他低下头一看,是只昏倒的小白狗,而它的边上,躺着一名少女。
    少女雪肤黑发,面容精致。积雪已经将她盖住,薄薄的一层。她的眉毛、睫毛上接了一层冰,菱唇也不再红艳。
    萧渭阳知道,若是再不救她,她在这里怕是熬不过一个时辰。
    来不及细想,她是怎么独自一人爬到峰顶,他放下手里的扫把,将少女从地上背起,急匆匆地赶回去。
    好热……像是正被火烤着。
    听说人到快被冻死的时候,会产生的幻觉,她这是快死了吗?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,快醒醒。”
    似乎有人在很远的地方呼喊着她,沉乔瑜有些听不清。她想睁开眼,却连这点力气都没有。
    那个人似乎并没有放弃,一声一声的呼喊从她的耳边传来。她干燥的嘴唇上被滴了几滴水,润湿的嘴唇逐渐让她好受了些。
    眼前的黑暗渐渐被驱逐,光从她张开的一条眼缝间透进来,她的视线在一点一点恢复。χγυsんυщυ.⒞⒞(xyushuwu.cc)
    她面前坐着一名少年,他才约莫十叁四岁的年纪,面容清秀,却因为正在发育的年纪,脸圆呼呼的,带了些憨态可掬。
    沉乔瑜蠕动了一下嘴唇,想开口说什么,却被少年眼疾手快地制止住了,他道:“姑娘,你在雪地里躺了太久,回来就发热了。你先好好养病,你带的那只小白狗现在已经醒了,别担心。”
    他掖了掖她的被角,解释道自己还有其他事要干,就先走了。
    发热的感觉并不好受,沉乔瑜再也抵挡不住沉沉睡意的来袭。
    醒来时,已是第二天,虽然她浑身还是使不上太多力气,但是下地行走已经不是问题。
    门外穿了一声狗叫,一团白色的小球从她眼前飘移过去,沉乔瑜只觉得床边一沉,一扭头便看到旺财在她旁边吐着舌头。
    “你怎么样了?”旺财虽然嘴硬,但是心还是挺软的。
    沉乔瑜笑着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没事,万幸旺财醒了,她便将这几天的遭遇跟旺财细细说明。
    “你先前碰到的肯定是主人,至今从未有人记载过从般若幻境出来的办法,我们能做的只有找到主人。”
    “我先前在古籍里看到过,一旦有多人进入幻境,便会随机选一人,让其余人都进入他的回忆,除了他,其他人都有外界的回忆。而且幻境还会压制其他有法力的人,像我就被迫回到了幼年状态。”
    “我跟着主人的时间虽然不算短,但是主人年少时,我还没有在主人身边。这里的景象并不存在于我的记忆里。”
    情况比她想象中的更棘手,更加不容乐观。
    自从上次与伏渊走失后,她就再也没有门路寻找他。他这么强的人,年少时也应当不是籍籍无名之辈,兴许待在这里就能打听到他的一些消息。
    沉乔瑜想得入迷,忽然有人在外面轻轻敲门。
    “请进。”
    门被人慢慢推开,萧渭阳和一个笑呵呵的白发老人捋着胡子慢慢走进来。
    “师傅,她就是我前几天救的人。”
    “嗯……确实不得了,一介凡人也能过了这通天梯。”白胡子老人稀奇地看着她,“你这灵根应是后天
    生的,恰巧门派过几日便要收新弟子了,你不妨去试试。”
    沉乔瑜被这一连串的话说的有些发懵,这是什么跟什么。
    白胡子老人见她不回答,便慈祥地道:“姑娘初来乍到,不懂也很正常,渭阳,你跟她好好解释一下。”
    “是,师傅。”
    萧渭阳的话深入浅出。一下子便让她明白她身在何方。原来,这里是一重天,这里的人或多或少带了一些仙的血统,还有极少一部分则是得了仙缘的凡人。如同修仙界一般,这里的人需要修炼到一定程度,才能剔除杂质,获得纯净的仙力,飞升上界。
    “像你这样得了仙缘的凡人和后天又长了灵根的凡人我还是第一次见,你若是过了入门试验,不妨拜入我师傅的门下?我名叫萧渭阳,我师父是清谷子,除此之外,我还有一个云游的师兄。”
    “我师父已经好久没有收过徒了,看他今日对你的态度,应当也是想要你入他门下的。”
    原本虚无缥缈的东西忽然真的被她能触碰到,原来她也可以拥有力量吗?
    先前伏渊为她展示的那些,足以让她明白这个世界的奇妙,如今真的有机会摆在她面前,她怎能不答应。
    沉乔瑜看着萧渭阳的眼睛,重重点头。
    等到她彻底调养好身子,已是几天后,而入门试验也即将要举行了。
    试验的地点选在了山下,是在一日的清晨。
    露水欲滴未滴,朝阳冉冉升起,渐渐照亮了一方天地。
    萧渭阳起了个大早,在她屋前的空地上放了一把古朴的木剑,恰巧能容纳两个人站上去。
    他率先站在剑上,指了指后面的空位,道:“你先站在上面,然后用手扶住我的肩膀,我待会带你去山下。”
    那剑虽说比起寻常的剑来要宽大的多,可一个人站上去总归是有些狭窄。
    萧渭阳也不催促她,他知道人第一次乘剑都怕的,他当年也是这样畏畏缩缩的样子,被大师兄一脚踹下去以后就再也不敢扭捏了。
    小少年圆乎乎的脸蛋迎着朝阳,他的神情是坚毅的。
    看着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萧渭阳,沉乔瑜内心有所触动,她知道萧渭阳看着无所谓的样子,可他有一颗一心向道、毫无杂念的心。
    沉乔瑜慢慢踏上去,木剑似乎与她有心灵感应一般,即便是萧渭阳在操纵着它,沉乔瑜依然能感受到木剑下一秒的方向。
    丹田里涌出一股暖流,力量逐渐充斥着她的脚底,让她稳稳扎根于木剑上。她就像是无师自通般,知
    晓了木剑的每一个操作方法。
    云从她的身边飘过,天空里不仅有乘剑的修士,还有骑鹤的仙者。潮湿的水汽略微浸湿了她的发丝,半边天空已经被朝阳唤醒。
    赭色的岩石从她的耳畔擦过,木剑在一点点下行,她看到了来时的通天梯,凿刻在岩壁上的它是多么的狭窄,如同藤蔓般缠绕在山体上,她愈发对自己能征服它感到难以置信。
    晨曦微光间,她隐隐约约看见了山脚下的一大片黑点。
    鼎沸的人声传来,求学者的队伍已经排成了一条长龙,即便身处木剑上,她依然觉得壮观。
    她被萧渭阳带到了领头的一个修士处。
    那修士正在努力维持秩序,这混乱的局面让他很是头疼,即便贴上好几张扩音符,依然没有让大家安静下来。
    面对萧渭阳的到来,他显得有些不耐烦,却不得不忍下来,他假笑着问道:“师叔,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 “她独自登上了通天梯,是个好苗子,若是可以,她前面的那些测试不用参加,直接测一个她的天赋就行。”
    修士来了兴趣,道:“哦?凡人独自变过了通天梯,确实了不得,我先去禀告一番,再来向师叔复命。”
    他拱了拱手,便乘剑离开了。
    这次回来的倒是极快,远远地便听到修士回复说:“师兄说了,让我直接带姑娘去他们那里即可。姑娘,你随我来。”
    萧渭阳拭了拭的手中的木剑,对沉乔瑜嘱咐道:“莫要忘了我们的约定!”
    他的手不停地搓着衣角,显然对求人也没有什么经验,只能单薄地说着约定,没有想到用什么物质去收买、承诺她。
    沉乔瑜知道,若是她真的有机遇,那也是萧渭阳和清谷子给的。
    “放心吧,只要你师傅肯收我,我就来。”她朝着萧渭阳招了招手。
    穿过一群有一群的人,他们服装各异,有的飘逸,有的朴实方便,却无一例外地艳羡得盯着她看。
    他们再怎么愚笨,也知道这个少女被人选中了,若无意外,便是净明派的内定弟子了,若是他们也有这样的运气就好了。
    沉乔瑜登上了一级级的台阶,一座大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,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
    它只是比阴天宫略微小了些,它们是一样的气势磅礴、庄严肃穆。
    大殿前摆着一张巨大的云纹金丝楠木桌,一朵莲花绽放于其上,骨瓷样泛着半透明的光泽,花蕊是略带荧光的淡紫色。
    莲花的内部小心翼翼地包裹着一颗珠子,熠熠生光,似明月一般。
    桌子旁依次站着许多修士,他们着装统一,同谢杯衡身上穿的看不出什么差别来。
    “姑娘,去触碰一下莲珠,便知道你是否有修炼的天赋了。”先前的修士在她身旁解释道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首发:яǒǔяǒǔщǔ.χyz(rourouwu.xyz)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