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穿越架空 > 我有疾,君医否 > 第120页

第120页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白羽摇了摇头,似是想起了什么,低声道:“现下禁卫军的统领和我并不相熟,那些人不可能是我的人。陛下特意嘱托,切不可伤他。无论如何,我也不会这般大张旗鼓,打草惊蛇。”
    姚雪沉默地点了点头。既如此,那便是有人事先听到了风声,想来取秋辰的性命,将这一切在开始之前便尽数扼杀。
    先前秦洛提起皇家禁卫军的时候,姚雪还没有多想,眼下再提起,他猛然间想起,魏亲王一向和禁卫军的统领走得很近。
    姚雪想到这儿,不禁微微苦笑。
    这还没到烟阳,有些人便沉不住气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不出几日,一行人快马加鞭,终于赶到了烟阳。
    进入烟阳城中,白羽唯恐生变,直接将两人带进了宫中。
    许久未归,姚雪望着通向大殿的长长的台阶,心中百感交集。他下意识地看向秋辰,却看见对方一脸淡漠,眼中晦暗不明。秋辰今日穿了一身玄黑色,并没有束发。自上次思乐的事之后,他便再也没有穿过白色。
    姚雪想到这儿心中隐痛,不由自主地朝秋辰靠得近了一些。
    秋辰眯了眯眼,微微仰起头看向眼前气派的殿宇。天上的云层中透出几束光来,照在他的脸上,在他纤长的睫羽下投出一片阴影。他最终只是抿了抿嘴,微微提起衣摆,向前迈开了步子。
    姚雪走在秋辰的后面,和他微微错开了些距离。可是片刻之后,他便感到有一只手在衣袖之下轻轻地缠上了自己的手。
    秋辰的手触感冰凉,还微微有些发颤。
    尽管秋辰的面上波澜不惊,可是姚雪心里知道,他在紧张。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安抚性地轻轻捏了捏秋辰的手指。
    秋辰没有回过头来看他,只是自顾自地向前走着。可是姚雪看见,对方的嘴角微扬,眼中不再像方才那样淡漠,反倒是有淡淡的光流过。
    姚雪心中终于稍微轻快了一些,他在交叠的衣袖之下,很用力地回握住了秋辰的手。
    两人来到殿前,才偷偷把手松开来。
    殿门缓缓被拉开,两人跨进殿内,看见宁远帝正撑着头坐在座椅上闭目养神,似乎已经等候多时。
    半年未见,姚雪只觉得宁远帝又苍老了不少,对方此刻低垂着头昏昏欲睡,显露出一股显而易见的疲态。
    两人缓步走上前来,宁远帝似乎听见了声音,终于缓缓地睁开眼睛,对上了秋辰的目光。
    时隔多年,他第一次得以好好地看一看秋辰的模样。秋辰和白椋长得很像,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尤其是那双顾盼神飞的眼睛,和白椋的如出一辙。
    只是,秋辰此刻看向他的目光中带着蔑视、愤恨还有强烈的抗拒,全然不同于白椋那副温和驯顺的模样。
    宁远帝想起往事,恍然间也觉得心绪有些纷乱,他定了定神,最后只是清了清嗓子道:“你逃了这许多年,终究还是回来了。”
    秋辰冷眼看着他,嗤笑一声:“是啊,你这些年来拼死拼活地找我,就算是死人,也能给你烦得活过来。”
    雍帝听了秋辰的口气微微一怔,片刻之后有些恼怒地一拍桌案,怒道:“放肆!”他回想起秋辰七年前的模样,只记得那时候对方很是温和,远没有今日这般戾气深重。
    好容易将人找回来,宁远帝也不想弄得太僵,他最后有些尴尬地移开了目光,叹了口气打圆场道:“罢了。你这些年不在宫中,总是和那些三教九流打交道,没教养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    秋辰朝宁远帝挑了挑眉,不屑道:“若论逢场作戏阿谀奉承的本事,我确实不如你们这些皇亲贵戚的万分之一。”
    宁远帝越发觉得无趣,他虽然不指望秋辰能和他父子情深,可是他已经耐着性子说话了,对方却依然一副油盐不进的轻浮样子。
    另外,宁远帝还注意到,殿上似乎混进了什么不该在此处出现的人。
    他想找回点威严,于是强压下心中的怒火,看向站在一旁的姚雪,凝视对方片刻,冷声道:“你真是好大的本事,既已通敌叛国,居然还有胆量回来。”
    姚雪听到此处,见宁远帝对自己嫌恶至极,连话都不想多说一句,只觉得心中冷了又冷。
    于是他略微行了一礼,直视进雍帝的眼里,淡声道:“陛下,臣从未通敌叛国。”
    宁远帝见姚雪态度这般不卑不亢,一股无名火骤然涌上心头。他头痛地抚了抚额,直接抬高声音道:“来人!将他下狱,择日处决。”
    顷刻间几名侍卫疾步走上前来,作势要擒姚雪。可是就在此时,秋辰却厉声道:“谁敢!”
    那几个人有些迟疑地停下了动作。连宁远帝都微微愣了神,他望着秋辰,沉声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    秋辰抬眼望向宁远帝,冷笑道:“不想做什么。我只是想问一问你,他叛的是什么国,通的是什么敌?他刚一到凉国,你便忙不迭地派人来杀他,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回雍国,可你甚至不惜动用万户侯的筹码,就为将人斩草除根!”
    秋辰说到这儿,顿了一顿,眼角绯红,激动道:“你若说他通敌,那么便连我一并处置了。我这七年来,可一直都是凉国的国师!”
    宁远帝听到此处,终于勃然大怒,他将手边的一卷书信扔下阶来,直接砸到秋辰的脚边,厉声道:“你自己还有脸说!你看看你做的这些好事!这许多年来,你放着大雍的皇子不当,非要跑去凉国做什么国师!眼下身份败露,你又给自己的国家引来战火!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