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穿越架空 > 我有疾,君医否 > 第145页

第145页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姚雪从很深的回忆中回过神来,一时间只是激动地望着游弋,并不敢确定。
    游弋的眼睛和黎晴的完全不一样,黎晴生了一双灵巧有神的杏眼,可是游弋的眼睛却是一双清清冷冷的凤眼。
    但是游弋方才遮住眼睛,只露出下半张脸,坐在这棵玉兰树下的模样,和当年的情景几乎一般无二。
    游弋的眼睛依然不甚清明,他闭着眼,闻到姚雪的身上,似乎有一阵淡淡的桃花香。
    在这一刻,所有的记忆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涌进他的心里,游弋猛烈地咳嗽起来,最后终于吐出一口血来。
    他一把拽住姚雪的衣袖,颤着嗓子道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那个仆役哥哥?”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广玉兰的花语:生生不息的家族,高贵纯洁的品质
    第74章 醋意
    游弋此话一出,?姚雪在一瞬间便都明白过来了。
    眼前的这个人,确实是当年的那位神采奕奕的黎小公子。
    只是,对方为何会容貌有异,?似乎记忆也有损?
    姚雪张了张嘴,不知道此刻该作何回答,?可是游弋却更加猛烈地咳嗽起来,?他的模样十分骇人,?大口大口地吐血,?一双眼睛也赤红着流下血来。
    姚雪见状大惊,赶忙蹲下来,?扶住游弋的肩膀,望着他焦急道:“你怎么了!”
    游弋却只是摇了摇头,?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正巧此时,?白羽从军营里回到主城中,?姚雪老远便听到他和同僚在聊题天,忙不迭地冲上前去,敷衍了几句,迅速地把白羽拖到了庭院里来。
    白羽一脸不明所以,?姚雪却已经抢上前去,?拉过游弋的一条手臂,?放在自己的肩上,对着白羽急道:“快,我一个人弄不了,?你和我一起把他送到皇子殿下那儿。”
    白羽愣了一愣,看见对方是游弋,微微有些不情愿。但是游弋病得实在厉害,白羽最后只好上前两步,?扶着游弋另外一条手臂,和姚雪快步往秋辰的房中去了。
    几个人来到秋辰的住处时,秋辰正在用午膳。他看见这个阵仗,吃惊得筷子都“啪”地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    但是他无暇顾及筷子,只是望着三个人疑惑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把他怎么了?”
    游弋好歹是现任禁军统领,也是个身量修长的成年男子,他现在还不省人事,挪动起来十分不便。姚雪和白羽很是吃力地将他安置在房中的小榻上,这才终于松下一口气。
    姚雪转过身来,望着秋辰有些焦急道:“他好像
    病得很重,你救救他。”
    一旁的白羽见状,终于忍不住道:“他是魏王的人,你管他做什么?是死是活,由着他去。”
    秋辰没有作声,也很是不悦地盯着姚雪,似乎颇为赞同白羽的话。
    姚雪叹了口气,道:“他本名不叫游弋。”他顿了一顿,望向白羽道:“他是黎晴,黎家的那位小公子。”
    这下白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姚雪和两人简单地解释了一番,秋辰已经快速地给游弋诊了脉,又查看了他眼睛上的伤。
    他给游弋施了几针,可是对方依然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。
    秋辰将银针撤下来,摇了摇头道:“他被人下了漱魂毒。”
    姚雪疑惑道:“何为漱魂毒?”
    秋辰道:“此毒既得此名,便是将人的记忆过往尽数洗去,犹如换了魂魄一般。他方才猛然受了刺激,似乎一下子想起了什么,遭到毒性的反噬,才会骤然吐血晕厥。”
    姚雪又道:“此毒可有解?”
    秋辰道:“此毒无需解药,一般人中了毒,绝无可能想起往事,但若是心志坚定纯洁之人,有一定的可能会冲破毒性。这位黎小公子的心中有所执念,他因为某些契机,恰巧破坏了毒性在经络中的桎梏。”
    秋辰说着,起身拿来一颗丹药,放进游弋的口中,不紧不慢道:“漱魂毒一旦被冲破,毒性便会解除。我喂了他的丹药是清除体内余毒的,每日再按我配的药调养,不出几日便能恢复如常。只是……”
    秋辰说到此处,也略微有些不解:“是谁对他用这种阴毒的手段,又想要达到什么目的?
    姚雪在心中隐隐有些猜测,但是现如今游弋还没醒来,他也不敢妄下定论,只是摇了摇头。
    在秋辰的屋子里多有不便,为了掩人耳目,白羽便带着游弋去了隔壁的房间,守着他醒来。
    屋中一时间只剩下姚雪和秋辰。
    秋辰默默地收拾着桌上的银针和药具,并不多作言语。
    姚雪站在那儿也不是,上前帮忙也不是,正想说两句软话将人哄上一哄,却猛然看见秋辰轻轻抽了一口气,将手指放在了嘴边。姚雪见状,赶忙三两步冲上前来。他抓住秋辰的手,发现对方纤长白皙的指尖不甚被银针刺破了,微微有些渗血。
    秋辰抬起眼睛,有些委屈地看了姚雪一眼,抽回自己的手,轻轻地道:“别看了。小伤。”
    姚雪见秋辰还在生他的气,便软下声音道:“你别气了,是我不好。有些事,你不愿说,我便不问了。”
    秋辰听了这话,望着他微微一怔。
    姚雪在这一刻,突然也觉得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。他稍微想了一想,猛然间记起,在许多年以前,他们之间,似乎是有过这样的对话的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