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穿越架空 > 我有疾,君医否 > 第163页

第163页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想到这儿,?游弋愤懑不已,抬起脚踹了对方一脚,咬牙切齿道:“你究竟说不说?”
    戚喻对他报以一个狰狞的笑容:“你在最关键的时候出卖了我,?害得我痛失帝位,与无上权势失之交臂。”他说到此处,眼里满是杀意:“你用你那聪明的脑子想一想,换做你是我,?你说不说?”
    游弋怒极反笑:“你早该想到会有这一天!你既然对我家做了那样的事,当初又为何要给我下漱魂毒,将我养在你身边!”他闭上眼睛,想起自己这许多年来一直被蒙在鼓里,把戚喻当成救命恩人,对他唯命是从的亲密模样,便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几欲呕吐。
    戚喻癫狂地笑起来:“看见你此刻这般神情,我的目的便达到了!”他说到这儿,笑了一阵,又继续道:“我原本看你小子瞎了眼奄奄一息,一副丧家犬的模样,捡回来玩几天罢了,没承想你这个小崽子命硬,居然活到了今日。那我想着,不如留你在身边当条狗,闲来无事叫两声,岂不皆大欢喜!你中了漱魂毒,原本永无可能想起往事,一辈子只能在我脚下摇尾乞怜,只是没承想……没承想你居然想起来了,还坏了我的好事!不过是条下贱的狗罢了……”戚喻说到此处,想起心底最愤恨的事,目露凶光。
    游弋听着戚喻对自己肆意辱骂,终于忍无可忍,他拔出腰间的剑,猛得朝对方砍了下去。可是剑锋最后堪堪地收在了戚喻的颈侧,并没有砍中他的脖颈。
    戚喻戏谑地盯着游弋,好整以暇道:“你舍不得杀我。只要我不招认黎家的事,你就不可能杀我。相反,等这次的事情审完了,你还会从那个狗皇帝手里保我,只为了能够翻案。”他的眼里闪着狂妄的光:“游弋,我告诉你,你想要我招供,你做梦。退一万步,就算我招供,你以为那个狗皇帝会给你翻案,会承认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么?他只会让你一起陪葬!”
    游弋气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戚喻撕成碎片。戚喻大声笑着,望着游弋道:“说起来,你这个名字,还是我赏给你的!游弋游弋,不过是孤魂野鬼,仰人鼻息地在这世间苟活的意思!有意思,太有意思了,小子,反正我一时半会也死不了,有的是时间,我们就彼此耗着吧,看谁耗得过谁!”
    “我看未必!”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在夜间安静的牢房中响起。
    游弋诧异地转过头来,看见秋辰快步走上前来,身侧站着长公主戚文樱。
    他看见戚文樱,面色一僵,但是还是迎上前去,得体地行了礼。
    秋辰连一个眼神都没分开戚喻,他把游弋拉到牢外狱的暗房中,有些急道:“傻小子,你光让他招供有什么用?若是有用,我一早就让他吐口了,哪还用得着你在这儿费心费神?”
    游弋听了这话,微微一怔,有些不解地望着秋辰。
    秋辰叹了一口气:“这个谋逆案,当年死了不计其数的人,现下就算戚喻承认此案是他一手策划,你觉得按照陛下的性格,他会承认自己曾经错杀了数以千计的忠良无辜么?他只会暗中将你一并处理掉!”
    游弋听到此处,愤恨地眼泪都要落下来了,只是焦急道:“难道,难道我什么都做不了么?”
    秋辰抚了抚他的背,安抚道:“你能。只不过不是现在。陛下将戚喻交给我们刑讯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这些时日该处理的官员都已经处理干净,若你还留着戚喻,恐怕会引起陛下的疑心。你现在唯一要做的,其实很简单,就是亲手替你的家族报仇。”
    秋辰说到这儿,意有所指地拉了拉游弋的衣袖,道:“先前戚喻给你的东西,你还随身带着呢,是吧?”
    游弋一僵,最后点了点头,又不甘心道:“可是,我父亲和哥哥们真的没有谋逆……”
    秋辰沉声道:“这个我自然知道。其实,给他们平反,不需要任何证据,甚至也不需要戚喻的招供。”他盯着游弋的眼睛道:“只需要一个正确的人,在一个恰当的时候,来宣布这件事。”
    游弋听了这话,只是有些不解地望着秋辰。秋辰注视着他,认真道:“黎晴,虽然你已经向陛下自请解甲归田,但你的心里其实也并不甘愿,对么?黎家的家族荣光,就应当由你来续。所以,我会保你留在朝中。不过你要答应我,日后不管谁继位,你都会为他效力,尽到自己的职责,不为你的家族蒙羞,你能做到么?”
    游弋听了这话,沉默半晌,很是郑重地点点头,道:“来日殿下登基,我定会效犬马之劳。”
    秋辰拍了拍他的肩,只是道:“我也向你保证,来日新帝登基之时,便是你的家族平反之日。”
    游弋一时间只是红着眼眶,感激地注视着秋辰。
    一旁的戚文樱听到此处,终于走上前来,十分激动道:“你……你真的是小晴?”
    游弋已经有太多年没有听过有人唤他的小字,猛得愣在了原处。
    方才在路上,秋辰已经将来龙去脉都讲与戚文樱听了。她此刻目光震颤地望着游弋,过了半晌,也红了眼眶,只是道:“我为何没有早点发现……你真的是小晴!太好了,你居然还活着……”
    游弋闻言一怔,他万没想到戚文樱会主动来认他,抬起手不知所措地抚了抚眼睛,哽咽道:“我的眼睛受了伤,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