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高辣浓情 > 缠绵(1v1 sc 重生) > ⒭òцⓡòцωц.⒱īⓅ 诡异的血迹

⒭òцⓡòцωц.⒱īⓅ 诡异的血迹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许清禾第一次来黎夜的房间,她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摆设。
    屋内灯光昏暗,头顶的吊灯像夏夜的闪电,一闪一闪的,洗浴间隐隐约约传出水滴落的声音。
    “哥哥,你的灯坏了多久呀,不修一下么?”许清禾被灯光晃的眼睛有些不适,询问道。
    “我去拿工具修一下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许清禾乖巧道。
    黎夜去衣帽间换了身衣服,便出去找工具了。
    “阿,好疼。”不知被什么滑腻腻的东西绊倒,重心不稳,一下摔在地板上,手上传来湿润的触感,许清禾痛呼出声。
    许清禾眯着眼睛凑近了看,被吓了一跳,害怕的哭了起来。“血……血……我身上流了好多血,哥哥!呜呜呜”
    许清禾哭了半天,见没人回应,想起黎夜不在,便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,打开洗浴间的灯。白炽灯的灯光让她眼睛瞬间舒服了很多,她拧开水龙头,用凉水冲洗手上的血迹。
    洗了半天,没有想象中的刺痛的感觉,她摊开手,手指白嫩纤细,被她搓的有些微微红润,并没有任何伤口。
    那血迹来自哪里呢?难道黎夜受伤了?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许清禾抬起头,黎夜已经换好衣服,站在洗浴间门口疑惑地看着她。Ⓧγυsんυщυ.©©(xyushuwu.cc)
    “哥哥,我刚刚摔了一跤,手上都是血,可我来洗浴间清洗的时候,发现并没有伤口,是你受伤了么?”许清禾小跑着跑向黎夜,焦急的问道。
    黎夜看了她一眼,举起一只手,露出手上的伤口,“削苹果削到手了,流了挺多血的,正准备处理地上的血迹的时候,你又来了。”
    许清禾了然,松了口气,“是挺多血的,当时我都被吓哭了。幸亏哥哥没事。”
    “呵。”黎夜轻笑,嘲讽道,“许大小姐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我了?在我的水杯里放各种虫子的时候,不是巴不得我死么?”
    “哥哥……我……”许清禾想和他解释又不知怎么开口,因为那些事情,她真的做了。
    在他的水杯里放蟑螂,放毛毛虫。
    且恶狠狠地,出言嘲笑他,说他妈妈做小叁,说他和她妈妈芯子一样,哪天指不定撬人墙角。说他应该去死,和他那不要脸的小叁妈一样。
    她那时对他偏见特别深,说话特别难听。黎夜恨她,她都觉得很正常的事情,可,她想起生前最后一幕,许清禾脸颊通红,眼泪顺着脸颊流入纤长的脖颈。
    黎夜抿着唇,面无表情道,“许清禾,你该走了。”
    许清禾还沉浸在自责当中,在黎夜错愕的眸光下伸手抱住他的腰身,黎夜想推开她,可怀里传来的馨香,让他抬起的手又放下。
    不一会,衬衫上传来湿意,女孩在怀里小声啜泣,黎夜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许清禾的发顶,嗓音有些不自然的安慰道,“别哭了。”
    “哥哥,之前都是小禾的错,对不起,呜呜。”许清禾内疚极了,哭的愈加厉害,眼泪鼻涕全抹在黎夜的衬衫上。
    “好了,没事了,不是一直都那样么,我都习惯了。”黎夜耸了耸肩,满不在意道。
    “以后不那样了好么,小禾会好好对哥哥的。”许清禾抬起头,眼睛红红的,眼神祈求,里面还有未掉落的水珠,有些可爱。
    黎夜见她这幅模样,身下立马起了反应,他别开脸道,“嗯,去睡觉吧,明天还有课。”
    “嗯嗯!谢谢哥哥!”许清禾见黎夜答应,心下的空缺仿佛被填满,她开心的应道,在他的脸上“吧唧”了一口,便走出了洗浴间,出去的时候,黎夜房间的灯已经修好了,地上也干干净净的,并没有任何血迹。
    许清禾一路哼着小曲,蹦蹦哒哒的出了黎夜的房间。
    她不知道的是,黎夜眼神幽深的盯着她离开的背影,修长的手指抚上被她亲过的地方,嘴角勾起一抹病态的餍足。“呵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